法国怎么防止托儿所与幼儿园虐童呢?

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2017-11-09 22:52:07 阅读:

法国怎么防止托儿所与幼儿园虐童呢?

我小时候,是1980年代;那时我们的托儿所与幼儿园,都是所居住新村办的,算当地公共机构。老师都是本新村人,大家都认识,所以日子过得不错。有争执,也最多是跟家里闹几句:“今天食堂大师傅对我不好,给我锅巴吃!”

我爸说,那些托儿所与幼儿园很早以前就在了——改革开放以前就有。那会儿幼儿园老师和小学老师一样,是新村里比较受欢迎的职业:大家都觉得老师和善嘛。

那会儿工厂也有幼儿园,就在家属宿舍楼旁边。

后来,托儿所与幼儿园就慢慢没有了——也正常,一切都市场化了嘛,福利的、非盈利的机构,要削减嘛。

到我离开无锡时,是2002年,那时幼儿园和托儿所已经很少了。市场化嘛,公共福利机构又不挣钱,当然没人乐意开。

现在国内大城市,公立托儿所、幼儿园还是有,但是实在少,供不应求。

私立的,大家又会嫌贵,而且怀疑质量不好。

——听起来有点像国内的医疗环境,对吧?

法国的制度,似乎普遍是这样的:

地区官方出资,鼓励企业跟社区合作,办托儿所,办幼儿园。当然,附近的公共机构都一股脑上。

法国对孩子们很优待。体育中心的场地孩子可劲儿玩。去美术馆孩子们不用排队。我记得在蓬皮杜中心,看着幼儿园老师跟孩子们说,“毕加索这幅画的色彩,米罗那幅画的色彩”,我真是羡慕之极——我辛辛苦苦才能来看个展,他们从小坐着就看到了。

哪位说了:怎么保证孩子们幸福呢?

首先是保证老师。

法国的幼教制度,1992年后改过几次。在法国,大体上:幼儿园老师和小学老师是可以换岗的(保证灵活性);只要考到资格证书,甚至有幼儿园老师当高中教师的例子:当然,法国的教师资格考试极其严格就是了。

又,法国很鼓励从其他行业转来做教师,因此,不少精英,比如前医生、前工程师,最后都可以做老师,甚至幼儿园老师的。

费用呢,托儿所与幼儿园,场地费啊之类,企业出的居多;老师的工资,普遍是国家出,砸钱。而且,法国幼儿园老师的工资,在国家公职人员里地位极高,所以从社会地位到收入都够,哪怕考试严格,也有人乐意去考——您别觉得谈钱庸俗。好待遇就是容易出好老师。

又,官方、企业与社区合作办,当然要彼此监督。官方觉得自己出钱养老师,当然要监督企业是不是靠谱,幼儿园是不是靠谱。

要说欧洲没虐童?也不是。有。

但是看他们的处理方式。

2011年,里尔有个保姆在家,看见孩子乱动就打,打到孩子血肿。上法庭。检方要求判他4个月。法院则大发神威,判24个月,要求被告接受三年考验,强迫心理治疗,七年内不得从事与儿童有关的职业。

严刑峻法,判狠一点才行。

至于针对性?欧洲范围内普遍监督得狠。2009年德国萨克森有两个教师,用胶条封孩子的嘴,不听话就用针扎。

德国媒体的反应,除了追剿这两个教师外,还直指监管部门:

你们监管部门是干嘛的?!

所以说,官方+企业+社区合作办幼儿园,本来不是坏事——法国人也这样,官方+企业+社区一起上嘛。

但法国人保证这个办得好,靠的是:

——官方积极提倡,所以托儿所和幼儿园遍布法国。全国八成以上的小孩是入托公立托管机构的。

——国家砸钱养老师,所以平不会差。

最关键的一点:

如上所述,法国人和德国人也有虐童现象,他们的反应是什么呢?一旦发现,判重刑,追责监管机构。

如果没有足够的监督,那么不难想象:

比如,法国哪个地方机构,就胆敢既当球员又当裁判,好好的幼儿园不让开,自己开个黑公司开个破机构,也就可以随意虐童了——因为不受监管了嘛,无法无天了嘛,出了事倒霉的也是黑公司嘛,自己可以一缩脖子了事,倒霉的是合作企业和孩子们。

对每个家长而言,孩子是独一无二的,是宝贝,是家庭的未来。

但对不受监督的权力而言,个体的孩子就是个数字,就是个玩意儿,甚至可以是捞钱的工具。

不给他们点严刑峻法的威胁,不给他们持续严格的监督,放任他们既当球员又当裁判,自己开规则自己玩,那就只能指望他们有良心了——这种看运气的事儿,听起来可怕吗?

那,没法子,不受监督的权力,就他妈这么任性妄为。

相关推荐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1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