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偷看弟媳洗澡,导致兄弟失和?真相背后,人们忽视了这个隐情!

每日汉字 2017-11-07 09:10:26 阅读:

熟悉中国近代史的人都知道,大文豪鲁迅和弟弟周作人的关系特别不好,后来根本就不来往。很多人说,是因为鲁迅偷看了弟媳洗澡。真实的情况,真的是这样吗?

鲁迅偷看弟媳洗澡,导致兄弟失和?真相背后,人们忽视了这个隐情!

(鲁迅)

鲁迅原名叫做周树人,出生地在浙江绍兴。

鲁迅的祖父也曾是绍兴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后来因为犯事入狱,而父亲周伯宜身体不好,经常有病,所以家道中落 。因为经常要给父亲卖药,又没有钱,经常遭人冷眼。

后来,鲁迅在教育部上班,一个月有300块的月薪,再给报刊写稿,给出版社译书,工资加稿酬,高峰时期每月五六百块,换成人民币差不多近3万元。

1919年,鲁迅卖掉了绍兴的老宅,在北京西城八道湾买的四合院,前后三进,房子二十多间,总价3500块大洋。

鲁迅当时的稿费是很高的,都交给二弟弟周作人的夫人羽太信子掌管。起初,一家人其乐融融,然而在1923年,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鲁迅偷看弟媳洗澡,导致兄弟失和?真相背后,人们忽视了这个隐情!

(四合院)

1923年7月19日上午,鲁迅回到八道湾胡同的家。弟弟周作人脸色铁青地走过来,递给他写给鲁迅的一封信,然后转身而去。

这封信还能找到,里面是这样写的。“鲁迅先生,我昨天才知道——但过去的事不必再说了。我不是基督徒,却幸而尚能担受得起,也不想责难——大家都是可怜的人,我以前的蔷薇的梦原来都是虚幻,现在所见的或者才是真正的人生。我想订正我的思想,重新入新的生活。以后请不要再到后边的院子来,没有别的话。愿你安心、自重。七月十八日,作人”

信中,周作人称哥哥为“鲁迅先生”,要哥哥以后不要再到自己的住处来,叫哥哥“自重”!如此绝情、伤心和鄙夷的语言,只有在鲁迅犯下了极端令人不齿的罪错才可写出。

终身保持记日记习惯的鲁迅在当天日记写下了几个字:“上午启孟(周作人的字)自持信来,后邀欲问之,不至。”从鲁迅当天日记只可以看出,接到周作人的绝交信,鲁迅想找他面谈,但被拒绝,弟弟根本不与他沟通。

第二天,鲁迅早起四处看房。两周后,8月2日,他借了800元钱,携带朱安搬进了砖塔胡同的临时居所。

鲁迅偷看弟媳洗澡,导致兄弟失和?真相背后,人们忽视了这个隐情!

(羽太信子)

兄弟俩因为什么闹的这么僵呢?因为一个女人,这个人就是羽太信子 ,周作人的夫人。

后来,鲁迅回八道湾去取回自己的书和一些器具,更严重的事态发生。根据鲁迅当天日记和在场目击者的讲述,他刚进西厢,周作人和妻子羽太信子就从屋里奔出,指着鲁迅破口大骂,言辞污秽,不堪入耳;羽太信子又立即打电话喊来几位亲友,夫妻俩一唱一和,当众痛骂鲁迅。骂到酣处,周作人拿起一尺高的狮形铜香炉向鲁迅头上砸去,幸亏别人接住拦开,才未击中;而忍无可忍的鲁迅也抓起一个陶瓦枕,掷向周作人。在众人拉架劝解下,鲁迅才得以拿了自己的东西离开。

鲁迅当时正当壮年,虽有妻室朱安,却从来不靠近妻子,因此有人判断其必有性压抑,对共居一院的弟妹羽太信子不轨不是没有可能。具体的说法是两种:一是鲁迅偷窥羽太信子洗澡;二是鲁迅晚上躲在周作人卧室窗外偷听房事!后一种“听床”的说法,羽太信子不仅只跟周作人说,她在时住八道湾的鲁迅友人章川岛面前也公开说起。

是这两种龌龊行为,激起周作人对鲁迅的狂怒、鄙视和终身不原谅。

鲁迅偷看弟媳洗澡,导致兄弟失和?真相背后,人们忽视了这个隐情!

(鲁迅)

真的是鲁迅做了一些不道德的事,才让弟弟周作人两口子赶出了四合院吗?其实,背后还有隐情。

鲁迅和弟弟周作人留学日本时,租了羽太信子家的房子。当时,羽太信子是女佣,也就是鲁迅和周作人的保姆。有一种说法,说本是鲁迅爱上了羽太信子,并且两人建立了恋情。然而,鲁迅有订婚已久的朱安在先,他无法逆拂母亲的心愿抛弃朱安,所以就和羽太信子分手了。后来,羽太信子和周作人结婚了。

在北京的四合院居住期间,羽太信子是家中的管家,鲁迅是要把钱交给羽太信子经管的,但是因为生活方式不同,羽太信子大把花钱,有时饭菜烧好了,忽然想起要吃饺子,就把一桌饭菜退回厨房。周作人的孩子生点小病,羽太信子都要用汽车去接诊价高昂的外国医生来看。看着无必要的汽车出入,鲁迅感叹:我用黄包车拉来的,哪经得起用汽车运出?

于是,鲁迅和羽太信子就开始有隔膜。

鲁迅偷看弟媳洗澡,导致兄弟失和?真相背后,人们忽视了这个隐情!

(洗澡)

鲁迅兄弟直接开战的原因是鲁迅偷看了弟媳洗澡,那么鲁迅偷看了吗?

鲁迅之子周海婴在《鲁迅与我七十年》一书中是这样说的。

“父亲与周作人在东京求学的那个年代,日本的习俗,一般家庭沐浴,男子女子进进出出,相互都不回避。即是说,我们中国传统道德观念中的所谓‘男女大防’,在日本并不那么在乎。直到临近世纪末这风俗似乎还保持着,以致连我这样年龄的人也曾亲眼目睹过。那是70年代,我去日本访问,有一回上厕所,看见里面有女工在打扫,她对男士进来小解并不回避。我反倒不好意思,找到一间有门的马桶去方便。据上所述,再联系当时周氏兄弟同住一院,相互出入对方的住处原是寻常事,在这种情况之下,偶有所见什么还值得大惊小怪吗?退一步说,若父亲存心要窥视,也毋需踏在花草杂陈的‘窗台外’吧?”

由此可见,鲁迅看到弟媳洗澡,可能确实存在的。那么,周作人为何会小题大做呢?可能,他也知道日本留学期间,鲁迅和羽太信子的关系也非同一般吧。

(每日汉字)

相关推荐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1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