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只想闷声发大财……直到收获的一切让我膨胀起来

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2017-11-06 19:15:13 阅读:

约稿。

以下一切,都是昨天真实亲历。

我不会打这个游戏。

我什么野心都没有。

点进游戏时,我毫无想法。

我只想活下去,多活一会儿是一会儿。

近百个人被飞机送到荒岛上空。

降落伞张开了。

降落时,我还下意识地操纵,再一想,罢了。

我又怎么知道,落在哪里能捡到装备,落到哪里会陷入包围圈呢?听天由命吧。

我落在了一处山岗上。

我的第一反应是:匍匐。先活下去再说。

探看周围。没有人。

系统提示说,已经有人开始死去了。

这么快就有人死了?

我居然有点放松下来,有点幸灾乐祸:好,我不是垫底的了。

匍匐了一会儿,我有些闷了。

虽然知道苟活才是真谛,但因为在游戏里,死亡的成本没那么大,出去走走又如何呢?

我沿着山坡,蹲在植被里,一路向下,看到废弃的屋子了。

唔?有车?一辆空车?

我这时一无所有,如果有个砖头,我也想拿,何况是辆车呢?

——有车,逃命还快一点呢?

——当然,有了车,就成了出头鸟:看见移动的车辆,谁都会过去开两枪;但只要开快一点……也不至于丧命吧?

现在想来,这点侥幸心理,这点“有便宜就占”的心理,是一切的开始。

我开上了车。沿着路,找房子。又找到了几处。

停车,匍匐。等候。没有人朝我开枪。

空房子?

里头会有武器吗?

还是,里头藏着个跟我一样手无寸铁的可怜人?正眼巴巴看着我?

系统在提示:一百个人里,已经有超过三十个人完蛋了。

弱肉强食的时代,还是要有兵刃才放心啊——拿了兵刃,继续苟活下去也好。

我推开了门。没人。有装备:一个铁锅——太好了,我成了红太狼。

我上楼,翻了翻:有一枚手雷。

揣着吧,可以防身用。

我又开上了车,但心情已经不同了。

手雷啊!哪怕有三五个人围过来,扔一下子,也能撂倒。逃命那是不成问题的了。

看到路边一个小别墅。我下车。

找资源一旦形成习惯,就顺极而流了。

系统在提示:一百个人里,已经有超过四十个完蛋了。

我还活着呢。

别墅房间里,有防弹衣,有散弹枪,两挂子弹

枪这玩意就是神奇。一旦有了枪,立觉得胆气粗壮,热血上涌。

这别墅实在是个藏身的好所在——躲在最里间的房间,扛着枪,拿着手雷,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大概可以一直苟且到最后吧?

系统在提示:一百个人里,已经有超过五十个人完蛋了。

我琢磨了一下:大概,我是这盘游戏的幸运儿吧。

大概,其他人一开始都到了资源或人群密集地,然后迅速被干掉吧。

大概,我幸运地选择了山岗落地,避开了人群,悄然得到了车子、手雷和散弹枪。这种聪明的迂回策略,是不是能让我……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呢?

嗯,还是要继续积粮啊,哪怕要苟且起来缩着,也得有足够的能力——我现在有车有资源,怕什么?

开始只想闷声发大财……直到收获的一切让我膨胀起来

——现在想起来,我当时已经被初期的顺利冲昏了头脑。

器械到手,开局顺利,我自以为得计。

这就像黑帮教父卡彭说过,美国黑帮许多人斗殴时,都误以为“只要开始几颗子弹没击中自己,就觉得自己被上帝保佑了,于是没命地冲锋”。

我也忘了,岛上已经倒下的超过半数人,意味着剩下的半数拥有更精良的装备,而且,已经有了袭击的经验。

这就像蛊毒——留下的毒虫,远比一开始的更可怕。

我开着车,穿着防弹衣,背着散弹枪、手雷与平底锅,在丛林里行驶,找新的资源。

然后:车头崩裂出一片火花。

我愣了一下。车坏了。

又一串火花。

子弹?!

我下车,匍匐在车旁,扫视周围。然后我发现自己太蠢了:我就匍匐在车旁,车子遮盖了我的视野。

敌在暗,我在明。

我想了想,我有武器啊。我可以反击啊。

我缓慢移动,在树旁,起身。我看到了袭击我的人,就在另一片山岗上。

瞄准镜套中他的瞬间,我中弹了,游戏结束。

“咻”地一声,我叹了口气。

结束得一点都不壮烈,还有点滑稽——当然,实际上大多数结束都如此。

我脑补了许多慷慨豪迈、紧张刺激的情景,然而没那么复杂。就是这样,解决了。

开始只想闷声发大财……直到收获的一切让我膨胀起来

也许我的确应该一直躺在最开始的草丛里,动也不动。

直到最后某个全副武装灭尽全岛的大哥过来把我料理了——能苟活得久一点。

但因为是游戏,冒险成本太低了。我稍微得到点武器,就膨胀了,就忘了自己苟活的初心,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可以出去横一横了——然而命运并不因此而照顾我们。

更重要的是,与所有失手的人一样,我觉得只是自己运气不好,“下一次我一定还能成功的!”于是

我又继续了——直到,再次完蛋两次为止。成绩比第一次还要差。

开始只想闷声发大财……直到收获的一切让我膨胀起来

每个人开始,其实都差不多。但因为不同的性格与开始的境遇,于是每个人选择了不同的路。

当然,开始的境遇是运气决定的,但之后,就不再是了——决定命运的,是性格,是处理问题的方式,是聪明与技巧。

但很多人是倒下许多次,才明白这个道理的——总以为运气就是一切,然而并不是的。

我们大多数人的生活,其实也都是这样吧——本来嘛,我们自己就在这个世上艰难求生。只是生活中的弱肉强食没那么残忍,我们的成败也没有那么决绝罢了。游戏比生活的好处在于,生活里我们更多时候得苟着,因为没有重来。

游戏里,心思活络一下,自我膨胀一下,代价低得多。虽然最后死得蠢,但搜罗到装备,以为自己很幸运,以为自己能撑到最后——那种自我膨胀了、心思活络了、自以为自己赶上历史进程了的心情,真是爽,爽到侥幸心理发作,忘记初心。

偶尔很聪明,但是一爽就会犯蠢。

我们大多数人的生活,其实也都是这样吧?

相关推荐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1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