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科学 >正文

被“智子”干扰的人类天文学

星空天文 2017-11-03 16:58:26 阅读:

被“智子”干扰的人类天文学

哈勃“前沿领域”巡天计划拍摄的一张照片,所拍天区是随机选取的。图中包含的星系数量以千计。这些星系中既有巨大的黄色椭圆星系,也有宏伟的蓝色旋涡星系。而黑色的虚空中,更是散布着数不胜数的蓝色小点。而那些红色的小光斑,离我们最为遥远。图中有许多白色的S型曲线轨迹。之所以会出现相同形态的轨迹,是因为照片经过多重曝光。NASA / ESA / B. Sunnquist / J. Mack(STScI)

眺望遥远的星系不仅是视觉享受,更是科学研究的需要。但这些宁静祥和的远古照片,有时候却会被一些不明物体干扰。

这些干扰我们的东西,和地球的平均距离只不过2.6亿公里。它们是“智子”,它们试图锁死我们的天文学!

智子……当然不是真的。但这些东西确实存在。它们的真实身份是小行星。在那些研究深空的天文学家眼里,它们真的就像眼前的飞虫一样讨厌。

在这些哈勃太空望远镜拍摄的深空照片中,我们就可以看到这样一些白色的曲线。它们是近地小行星在感光元件上划出的轨迹。

第一张照片中总共出现了20条曲线。划出这些轨迹的,是7颗小行星。而在这7颗小行星中,只有2颗是此前已知的。之所以有些形态相同的曲线出现了不止一次,是因为照片经过多次曝光。

小行星之所以会在“底片”上划出曲线,是因为哈勃太空望远镜在观测时存在“视差效应”。

被“智子”干扰的人类天文学

这是阿贝尔370星系团,包含了数百个紧密聚集在一起的星系。星系团距离我们大约40亿光年,位于鲸鱼座。这张照片中总共出现的曲线数量为22,它们是由5个不同的小行星产生的。而这5个小行星此前都未被发现过。NASA / ESA / STScI

生活中,视差效应其实无处不在,我们在行驶中的汽车里向外眺望,近处的树木就会比背景山峦运动得更快。和小行星相比,背景星系和恒星显然要远得多。

轨迹的特定形态,则和观测者、观测对象的运动特点有关。是由多方因素,如哈勃太空望远镜围绕着地球的飞行,地球围绕着太阳的飞行,以及小行星们各自的运行轨道等综合产生的结果。

热点推荐

图文焦点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