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小区内摔伤重症监护室待80天 小区:没钱赔偿

来源:法制晚报 2017-08-10 11:07 编辑:无痕 阅读: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8月9日下午15:00时,文建朝从楼道里的座椅上起身,来到重症监护室门口,此时护士正将一张患者病情通报表放入纸槽中。文建朝用手指着表格往下数到6号床的位置,“文顺康,昏迷,体温37.4度……”,他看着表格里的每一个字,生怕错过了任何一点信息。

文顺康是文建朝的儿子,今年6岁,正在幼儿园上大班。2个多月前,顺康从舅妈家小区的天井坠落摔成重伤。如果没有这次的意外事故,9月份即将成为一名小学生。然而如今他已经在病床上深度昏迷了将近80天。

事情还要追溯到今年5月。

5月21日,周日,文顺康舅妈家刚刚搬到了位于河北雄县的良居家园,为了庆祝乔迁之喜,舅妈请了全家人到新房子吃饭,中午12:30文顺康和妈妈一同赶来,“亲戚都刚到,在楼门口聊天,几个小孩在一块玩”,这时候文顺康爬到了只有钢化玻璃覆盖的天井上,还没跑出几米,便坠落进一间位于B2层地下室内,落差约有6米高。

“孩子掉下去了!”有人大喊一声,正在和亲戚聊天的顺康妈妈听到后马上转过头去,“我后来一看是自己孩子掉下去了”,据顺康妈妈介绍,当时自己距离文顺康也就不到20米,“刚还玩得好好的,一扭头孩子就掉下去了”。

事发后,大人们跑到顺康掉落的地方,发现此处的钢化玻璃已经毁坏,形成了一个直径30厘米多的圆形窟窿,在B2层的地面上,顺康昏迷地躺在铺满碎玻璃碴的地面上,鼻子出血严重。舅舅和姨夫将顺康抬到地面上后,立即拨打120将顺康送往县医院进行治疗。

之后,在县医院拍片后医生诊断,孩子头部伤较严重,必须到北京的大医院进行治疗,于是当天下午顺康又被送到首都儿童医院、之后辗转了天坛医院、海军总医院等数家医院进行治疗。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内,顺康于天坛医院、海军总医院接受了三次有关颅骨方面的手术。

顺康这一摔并没有特别严重的外伤、流血也极少,经过检查,医生诊断是其头部右侧颅骨多发骨折、部分颅板内陷、部分颅板重叠骨折,另外大脑内部有多处出血、积气。文顺康爸爸在医院附近的一家小旅馆内向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展示了儿子这几个月来所拍的医学影像资料,这个几个月来,为了了解儿子的病情,原本不懂医学的他按照医生的解释经常对着片子思考。“你看,这是他整个颅骨,左边这是完整的,右边能明显看出这一整块颅骨都碎了,有很多裂纹”,文顺康的父亲指着片子向记者解释道。

就在不久前的7月25日和7月28日,文顺康再次接受了两次手术,“从受伤到现在80天了,一直没出过重症监护室”,文顺康父亲手里拿着手机,手机里播放着儿子在病床上的样子,睁着眼睛,身体很少动。由于重症监护室禁止家属进入探视,文顺康的父亲只能让护士帮忙拍一段孩子的视频看,“医生说他现在虽然眼睛会睁会闭了,但这都是无意识的,现在还在昏迷状态”。

这两周以来,儿子从深度昏迷进入浅昏迷,给这位父亲带来了莫大的希望。“现在他还是昏迷的,也就是意识还没恢复,谁也不好说最终这孩子的命运是什么”,即便有一些希望,对于孩子的未来会恢复到什么结果,他仍有很大担忧,“所有医生跟我说的都是在没有恢复意识之前,所有结论都不好说,所以现在也只能走一步说一步”,这位父亲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最好的结果当然就是孩子能尽量恢复,最坏的打算就是孩子变成植物人。

好在孩子已经保住了生命,坏在这80天在重症监护室的持续治疗已经倾尽了这个家庭几乎全部财产。

8月7日上午,文顺康的父亲接到重症监护室护士打来的电话,护士告知卡里还剩4000多块了,无法取出药物,文顺康父亲就再次往卡里续费2万多。8月9号下午17时,记者在医院物价收费查询机上看到,从6月6日转来海军总医院接受治疗到8月9日,已经花费了281723.65元。文顺康爸爸告诉记者,再加上之前在其他医院的开销,总共已经花了35万多。

“我们自己的钱花完了之后,又听人介绍在“爱心筹”上筹集了15万左右,现在这筹来的15万也马上就花完了”,对于接下来孩子的医药费用,文建朝脸上露出了担忧,“医生说孩子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在这一段时间内需要不断地用药,药一停恢复就更难”。

文建朝坐在小旅馆的床上向记者诉说,旁边的小桌上杂乱地摆放着一些生活用品、牙刷牙膏、一瓶花生酱、一罐咸菜和两个馒头。这80天来,孩子住在医院重症监护室,父亲白天守在重症监护室门口,晚上回到附近小旅馆休息。

文顺康家住河北保定雄县大营镇的某村,文顺康的爸爸、妈妈多年来从事帽子加工,“有时候奶奶也会帮忙,家里买了加工的机器,全家就以这个为营生”,据文顺康的爸爸介绍,原本家里的日子过得还不错,2016年重新盖了房子,打算多进几台机器好好经营帽子加工,“盖房子花了20多万,基本上所有的家产都用上了,房子现在还没盖完”,文顺康的爸爸边说边找出家里房子的照片。

由于治疗数额较大,家里难以承受,文顺康的爸爸特地询问了医保方面,“孩子有农村合作医疗,但是由于这个事故涉及到第三方,农合办的说按政策不在报销当中,只能给往上报试试”,文顺康爸爸所说的“第三方”就是孩子出事的雄县良居家园小区。

出事后一个月,2017年6月16日下午14:20左右,村长文树峰带着文顺康父母、镇组织部长陈志强来到良居家园小区,见该小区物业法人朱长柱商讨赔偿问题。

文顺康父亲提出孩子转到海军总医院手术后病情有了好转,不过每天的医疗开销很大,希望小区物业能给出赔偿,物业负责人告知“一两天之后会跟村长联系,出些医药费,但是物业这边钱也不多。”到了第五天,物业方仍然没有和文家联系,这期间村长多次催促,但小区物业一直以没有钱为由拖延。“就他说的万八千根本不够孩子当时一天的医药费”,文顺康的妈妈在电话里哭诉着。

据了解,良居家园小区物业在5月21日出事当天给过5万块的医药费,文顺康父亲说。

那天谈话结束后,文建朝又走到孩子掉落的现场去拍了照片,“除了把那块碎了的钢化玻璃换了别的什么也没改,连警告牌都没有”,在文建朝看来,应该有铁栅栏把这样危险的天井覆盖住,“从天井到地下2层有6米深,上面只有一块钢化玻璃盖着”。带儿子来北京看病的这80多天,文建朝走到哪都会格外注意天井上的覆盖物,“你看这是我以前路过的一个老旧小区,人家天井这里都会用密集的铁栅栏焊住”,说到这文建朝找出照片给记者解释道。

为了能获得合理的赔偿,为儿子争得更多的医药费,2017年7月4日,文建朝将雄县良居家园小区物业和开发商告上了法庭,在几天后的8月15日即将开庭,“希望能有个好结果吧”,文建朝说。

相关推荐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5002038号-1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