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社会 >正文

淮阳老太廉租旅馆:住一天5毛钱管三顿饭 开了十二年

网络 2017-05-25 16:56:52 阅读:

五毛钱可以买什么?一个馒头,一个包子,或是小朋友手中的一根棒棒糖!在物价飞涨的今天,五毛钱的用处似乎早已被湮没。然而,在周口市淮阳县太昊陵景区附近的一家小旅馆里,你却可以住上一整天,而且还管三顿饭,66岁的梁桂云老奶奶就是这家旅馆的老板,已经营了十二个年头,她把5毛钱的价值发挥得淋漓尽致。

没有招牌不打广告 五毛钱住一天还管三顿饭

淮阳老太廉租旅馆:住一天5毛钱管三顿饭 开了十二年

梁桂云老奶奶经营的小旅馆位于淮阳县太昊陵景区大门向东200米的一条胡同里,没有招牌也从不打广告,在附近众多的旅馆中是那么的不显眼,可是顾客却络绎不绝,这多半是因为她经营的旅馆花上五毛钱就可以住一天,而且还管三顿饭。

昨日,记者来到了梁桂云经营的小旅馆,旅馆开在一处农家小院里,3间老式瓦房就是旅馆的客房,每个房间里都铺有四五张老式木床,床上铺有凉席,整齐地摆放着被褥。在三间客房门口,梁桂云还辟出一间小小的客厅,摆着一张圆桌,供居住旅客闲聊、吃饭。

在院子里,还有一个老式锅台,上面支着一口直径约1米的地锅,“每年农历二月二到三月三是太昊陵景区的旅游旺季,我这儿住的人多,煤气灶就不够用,必须做大锅饭了,下面熬稀饭上面蒸菜,足够几十位旅客吃的。”梁桂云指着院子里的地锅笑着说,今年庙会期间,一个月仅做蒸菜拌的面粉就用了150斤。

住店只花五毛钱 好多人怀疑是“黑店”

淮阳老太廉租旅馆:住一天5毛钱管三顿饭 开了十二年

见到记者到来,正在屋里休息的三位旅客纷纷来到客厅闲聊。来自山东曹县的旅客朱女士告诉记者,自己每年都会来太昊陵祭拜,每次来都住在这里,仔细算算已经有十来年了。“老太太的旅馆也没啥招牌,也不上街宣传,全靠人传人,来她这儿住店的都是慕名而来。住在她这里一天只要五毛钱,多一分都不收,一天三顿饭,早上稀饭、馒头,中午面条,晚上蒸菜、稀饭,还有她自己腌制的萝卜干,吃着舒坦!”朱女士笑着说,像老太太这样的旅店给人说只要五毛钱,人家好多都不相信,怀疑是“黑店”不敢入住。

听到朱女士提及的萝卜干,梁桂云笑着说:“萝卜干还是年前腌制的,总共腌了700多斤,吃了好几个月了,晚上咸菜就稀饭大家伙都爱吃,现在剩得不多了。”来自开封杞县的游客吴青莲老太太接话说:“我就是别人介绍来的,昨天刚住进来。梁老太太真是个好心人,和我同行的有一位平顶山的老大姐,昨天我们一块入住,她因为牙疼昨天就用稀饭泡了一点馒头,梁老太太得知后在今天早上特意蒸了一盘茄子,让老大姐吃点。”

淮阳老太廉租旅馆:住一天5毛钱管三顿饭 开了十二年

自掏腰包修路、送馒头 老太太花钱很“任性”

谈及开设旅馆的初衷,梁桂云回忆说:“我也没啥文化,最早的时候在家种地,后来去工厂当工人,退休了就在家闲着没事。这些年,太昊陵景区名气越来越大,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越来越多,有不少手头拮据的游客就露宿在太昊陵门前的广场上,看到后我心里有些同情他们。因为我家离太昊陵景区非常近,就萌生了开旅馆的想法,2005年的时候正式开始营业,当时定价是两元一天。”

梁桂云的儿子池磊称,家中姐弟三人最初都反对老太太开旅馆,别人定价都是十元、二十元,老太太却“任性”地定价两元,家人都不理解,说她傻,净干些赔本的买卖。

“其实老太太更‘任性’的事还在后面,2008年的时候,我父亲还没去世,俩老人一看开旅店手里竟然还有点节余的钱,就念叨说,这钱咱可不能花,咱开旅馆可不是为了挣钱,俩人一商量就开始免费管饭了,一天管三顿饭。2009年的时候县里组织修建太昊陵广场,一些废弃的青石板就堆在村口,老太太看到后就自掏腰包请了几个工人,把胡同里150多米的土路用废弃的青石板给修好了,花了有近一万元钱。”池磊回忆道。

提起老太太“任性”花钱的事,池磊笑着说:“因为老太太平时省吃俭用,2012年的时候,老太太自己的养老金加上旅馆的收入,手里攒了几万块钱,这可愁坏了她,反复给我们几个子女念叨,赚的钱咱可要花出去,咱们可不敢揣在自己兜里。一天,老人把我们几个叫到一块儿,正式通知旅馆价格再次‘调整’,一天只收五毛钱,还管三顿饭!我们做子女的都想不通,老太太这样做到底为啥,可是也拗不过她,只好由她了。”

听到梁桂云的儿子数落老太太的“任性”事,坐在一旁的邻居老太太笑着插话说:“2012年太昊陵二月会的时候,这个‘傻老太’竟然自掏腰包买了2万元的馒头,每天赶到饭点就去景区广场发馒头,一分钱也不要,全部白送,一口气发了半个月。看到她满大街发馒头,我们老街坊还担心地给她的几个孩子打电话,让他们赶紧回来管管家里的‘傻老太’,别让她干‘傻事’!现在我们街坊邻居也都理解了,老太太自掏腰包修路、送馒头这是在做好事,谁家有用不完的铺盖、桌椅板凳都送来旅社让她放屋里!”

开旅馆挣的钱 不用在旅客身上心里不踏实

谈及开旅馆这些年干的这些“任性”事,梁桂云笑着说:“我最初开旅社就不是图挣钱,所以也不悬挂招牌,也就是为那些手头拮据的人提供一个落脚的地儿,从最初的两元到现在的五毛,其实根本挣不了钱,儿女们米、面、油不时给我送来,电费也是大儿子掏的钱,有的住客非要多给钱,我不愿意要,他们就在走之前放在枕头下面几十元甚至上百元,这些钱我揣在兜里花不出去就感觉心里不踏实,就全部用在了住店旅客身上。所以,现在收5毛钱都是象征性的,来这儿住店如果没钱一分钱也不用拿,走的时候我再给他送点路费。”

提起母亲开的旅馆,池磊感慨道:“不仅我们子女和街坊邻居为这个旅馆提供帮助,以前我在郑州一家餐饮公司打工,公司老板听说母亲的小旅馆后,每月都给她提供数百元的帮助。现在我们子女也都想通了,对小旅馆也是越来越支持了。”

“其实,这个旅店能坚持开了这么多年,归根到底还是国家的政策越来越好了,以前种地还要交钱,现在不仅不交钱,国家还发钱。我在工厂当过工人,虽然工厂倒闭了,可是养老金国家又给补发上了,现在的我开个旅馆吃喝不愁,想想都感到幸福。”梁桂云笑着说,“以前血压还有点高,现在为旅馆的事忙前忙后,血压倒是降了下来!”

提及未来的打算,梁桂云说:“前几年胡同里找人铺的青石板路也被车轮碾坏完了,过两年等几家街坊邻居的新房建好后,我打算找人把胡同里的路再修一下,不仅住店的人走着舒坦了,咱们胡同的街坊邻居阴天下雨也不用踩泥水了。”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