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社会 >正文

黑市倒卖人体胎盘回访:贩卖团伙"跑路" 医院自查

重案组37号 2017-05-22 22:59:39 阅读:

今天,《新京报》报道了北京妇产医院周边的人体胎盘黑市。胎盘倒卖者长期盘踞医院周围,动用关系收购、加工、倒卖、销售人体胎盘——这些环节环环相扣,形成一个非法利益链条。针对该事件,北京妇产医院今天表示,已经联合公安部门清查院内号贩子,并展开了内部调查;北京市卫计委回应称,已经组织监督机构开展调查工作,并要求报道中提及机构的主要负责人,向市卫生计生委书面报告详情。重案组37号(ID:zhonganzu37)探员今日回访发现,贩卖胎盘者现已“闻风而逃”,业内人士建议,对于人体胎盘,应由医院采取安全处理机制。

北京妇产医院:内部展开调查 联手公安清查号贩子

今天,《新京报》报道了北京妇产医院周边的人体胎盘黑市。胎盘倒卖者长期盘踞医院周围,动用关系收购人体胎盘。一个人体胎盘加工成“胎盘胶囊”后售价高达800至1000元,倒卖团伙从中获利数百元。倒卖人体胎盘的团伙相互联系,形成一个倒卖、加工、销售人体胎盘的关系网,给钱就供货,更有团伙在网上发布人体胎盘销售广告。

针对此事,探员今天联系到北京妇产医院宣传中心负责人,其对倒卖胎盘等问题做出相关解释说明。

该负责人称,北京妇产医院根据医疗相关规定,对孕产妇胎盘处理采取四种方式:一是在签订知情同意书后,由孕产妇或家属自行带走;二是送医院病理科进行检验,之后由医院按医疗废物进行处理;三是对有传染病的胎盘按医疗废物处理;四是非以上三种情况的,由与医院签订合同的公司取走。

据介绍,北京妇产医院与两家生物制剂公司签署了相关协议,如果孕产妇愿意留存胎盘,公司与孕产妇签订协议,两家公司有专人负责收走。

对于北京妇产医院附近出现部分号贩子,有组织地进行人体胎盘倒卖活动一事,北京妇产医院目前已经成立调查小组,对医院胎盘管理情况进行调查。

经初步调查情况显示,目前未发现医院内部人员参与买卖胎盘问题。妇产医院会将调查情况上报给上级主管部门,等待主管部门进一步的调查核实,一旦发现问题,医院将按规定进行严肃处理。同时,医院将加强院内重点巡查,发现有买卖胎盘的不法分子,积极会同驻院民警进行严厉打击。

该负责人表示,号贩子在医院拉客揽业务已经对医院的医疗环境造成了危害。对于部分号贩子团伙在医院从事人体胎盘买卖一事,医院将立即组织执勤人员对医疗环境进行整顿,坚决打击号贩子的扰乱医疗秩序的违规行为。

黑市倒卖人体胎盘回访:贩卖团伙"跑路" 医院自查
▲ 手机截图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团结湖)门口打击号贩子的宣传语。 新京报记者游天燚 摄

北京市卫计委:已展开调查工作

针对北京妇产医院周边部分号贩子团伙存在倒卖人体胎盘一事,北京市卫生计生委今日回应称,已经组织监督机构开展调查工作,并要求报道中提及机构的主要负责人,向市卫生计生委书面报告详情。

市卫计委表示,下一步,将继续依据原国家卫生部于2005年专门批复(卫政法发〔2005〕123号)精神,组织全市妇产及设置产科的医疗机构开展监督检查,根据检查结果,厘清责任,配合执法部门指导医疗机构进一步做好监督管理工作。

黑市倒卖人体胎盘回访:贩卖团伙"跑路" 医院自查
▲ 今天探员来到团结湖东里小区——李萍和陶芸加工人体胎盘的地方,却吃了闭门羹。

重案回访

整改首日:号贩子仍旧“扎堆儿”

“挂号了,挂号了,要挂号吗……”

今日(22日)上午,在北京妇产医院大门口,一名中年男子在向来往医院的患者“兜售”挂号的业务。这名男子身穿蓝色衣服,手中举着雨伞,持续向行人喊着挂号的口号。在他旁边还有一名同行和他一起招揽生意。

黑市倒卖人体胎盘回访:贩卖团伙"跑路" 医院自查
▲5月22日上午10点左右,北京妇产医院(团结湖)门口,一名身穿蓝色衣服的号贩子在雨中揽客。

探员在进入医院一口大厅处一样发现有挂号黄牛正在拉业务。

“挂号400,专家号800……”一名挂号黄牛向记者展示自己的挂号名片,称自己在医院长期从事挂号工作,保准安全。

随后,探员向医院门口一名小吃摊贩询问,关于医院号贩子的相关事项。“一直很多的,收费也挺贵,都是一伙儿一伙儿的,”这名摊贩告诉记者,盘踞在医院的号贩子一直以来大多出现在医院大门口,每当有人进入医院的时候,号贩子便主动上前揽客,“不仅这外面有,里面的大厅也有”。

作坊关门 胎盘贩卖者“失联”

李萍(化名)也是妇产医院的号贩子,“从业”三年,此外,她还参与人体胎盘贩卖,与王蓉(化名)等其他号贩子组成小团伙。

黑市倒卖人体胎盘回访:贩卖团伙"跑路" 医院自查
▲李萍和陶芸加工胎盘的单元房内有人回应:“现在不做了”。

今天上午11时,探员来到了李萍、陶芸(化名)等人所在的人体胎盘加工作坊,却吃了一记“闭门羹”。“陶姐不在,出门了,今天不回来了,”隔着紧闭的房门,屋内一名女子回应称,陶芸在今天早上九点左右就离开北京了,至于去哪儿,她并不知情。

随后,探员以想找陶芸加工人体胎盘为由咨询其去向。“现在不做了,她走了,”屋内一个女声回应,陶芸从今天早上看到有人给她发的新闻信息后,立即收拾东西离开了北京。

“她是跑了是吧?”探员继续追问。

“嗯,早走了,去哪儿也不清楚,可能找他儿子去了吧。”两名女子始终关着门回应。整整一天,探员电话联系陶芸、李萍均未果。

随后,探员联系一名“QQ名为药都安国”的网络胎盘批发商咨询胎盘销售事项,“一个胎盘55元”,这名批发商告诉探员,之后没有更多的回复信息。

专家解读

医院应对人体胎盘采取安全处理机制

北京某医院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说,各家医院在处理胎盘的方式上并不完全相同。据这名医生称,北京有些医院在处理产妇弃留的胎盘时,不管是否健康,都会按照《医疗废物管理条例》进行无害化处理。

“人体胎盘作为一味中药,如果完全进行无害化处理,可能会造成药材资源浪费,”该名医生称,鉴于卫生部对人体胎盘禁止买卖的规定,医院可以对不安全的胎盘按照《医疗废物管理条例》进行处理;对于安全的人体胎盘,建议医院经过安全检验并核查其胎盘的安全性后,无偿捐献给有资质的制药企业进行药材加工;一方面能解决药材资源浪费的问题;一方面也有效地避免人体胎盘流向地下黑市的风险。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