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心目中的“伟大作品”长啥样?

时间:2016-10-16 10:43 来源:独木帆 编辑:无痕 浏览:

编者按:10月13日,人民日报旗下微信公众号“学习小组”“侠客岛”先后刊发了习近平总书记文章《我的文学情缘》,14日,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全文刊登该文。

在这篇文章里,习近平唠家常般地谈起他的文学阅读史。从孩提时“岳母刺字”的刻骨铭心,到为官宁德时对寿宁知县冯梦龙的心有灵犀,从梁家河窑洞里手不释卷读《浮士德》,到古巴首都哈瓦那两度凭吊海明威,雕刻时光般的讲述,把人带入了一段文学滋养、理想激荡的时空之旅。

深情的回忆和亲切的讲述,透露出习近平对文艺事业的深厚感情,对文艺创作的热切期待。如果说《讲话》是总书记从党和国家层面对文艺工作做出定位和提出要求,那么这篇《我的文学情缘》则更多地从他个人阅读欣赏经验角度,印证了文学艺术给人的巨大精神力量。两者互为表里,深化着我们对文艺创作时代使命的理解。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发表重要讲话两年以来,文艺界乃至整个中国社会对文艺创作的关注和努力更加升温。文艺如何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如何更加有益于世道人心,怎样以文化的方式塑造中国独特的国家形象,以文化自信和中国精神助推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要扛起肩上的重任,中国文艺还需进行有闯劲、有韧性的不懈探索。

顶着PM250,还跑了个“马拉松”,就为了这本书?

在国内外不同场合,习近平多次谈到中外文学名著给他留下的深刻印象。他读过的小说,看过的作品,如果有细心的人整理一下,绝对是一份长度可观的清单。

2014年,访问德国时习近平专门提到:“我演讲中提到的一些东西不是谁给我预备的材料,确实都是我自己看过的。”

“比如《浮士德》这本书,我是在上山下乡时,从三十里外的一个知青那儿借来的。他是北京五十七中的学生,老是在我面前吹牛,说他有《浮士德》……”

习近平还记得村里的土路:“这一路过去,走一步那个土就往上扬,比现在的PM2.5可难受多了。后来回忆当时的情景,我开玩笑说,那叫PM250……”

什么?青年习近平顶着PM250,还跑了个马拉松,就为了一本《浮士德》?

真的,不但习近平对《浮士德》“爱不释手”,那位“吹牛”的知青朋友几次三番催还,最后还是不放心,竟然也跑了个“马拉松”,把书取走!

一本小说,您二位至于这么拼、这么挂心吗?

真的是挂在心上了。时隔四十多年,习近平出访德国,跟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德国汉学家聊起来,还恨恨地说,“我当时看《浮士德》看不太明白。”

当听说德国人也不是都能看明白,他幽默地说:

“看来不是因为我太傻。”

看出来了,您也是位段子手!

不仅如此,习近平在德国科尔伯基金会的演讲,还信手拈来《浮士德》的典故,来譬喻西方的“中国威胁论”:一些人总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中国,认为中国发展起来了必然是一种“威胁”,甚至把中国描绘成一个可怕的“墨菲斯托”,似乎哪一天中国就要摄取世界的灵魂。尽管这种论调像天方夜谭一样,但遗憾的是,一些人对此却乐此不疲。这只能再次证明了一条真理:偏见往往最难消除。

在《浮士德》的故乡,用《浮士德》的典故,来反观西方社会的偏见,一定说到听众的心坎里了吧?

从黄土高原的窑洞到欧洲大陆的讲堂,从20上下的年轻人到泱泱大国的领袖,《浮士德》或深或浅、如影随形的陪伴,可以看到经典对人的影响之大!

顺便破个闷儿:猜猜北京五十七中的这位“吹牛”的知青是哪位?

古有悬梁刺股,今有撤褥澡雪

那么,除了《浮士德》,还有哪些作品陪伴习近平的青年时代?怎样改变了这位知识青年的人生?

这类作品还有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习近平说: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对狂风和暴雨、巨浪和小船、老人和鲨鱼的描写,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后来,习近平两次去古巴,第一次是在福建工作的时候,专门到海明威写作的酒店吃了一顿饭,第二次去古巴,习近平时任国家副主席,他专门去了海明威经常去的酒吧,还尝试了海明威最爱喝的一种饮料“莫希托”,体验海明威写下那些故事的精神世界和实地氛围。

两次访古巴,两次凭吊海明威,可见《老人与海》给习近平留下多么刻骨的记忆!

还有哪些作品改变过习近平的人生?那时候他住在梁家河窑洞里,读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怎么办?》,当读到主人公拉赫美托夫为了磨练意志,过着苦行僧式的生活,甚至睡在钉板床上,扎得浑身是血。受这种精神鼓舞,习近平干脆把褥子撤了,就睡在光板炕上,下雨的时候淋雨,下雪的时候搓雪,在井台边洗冷水澡。

有道是,古有悬梁刺股,今有撤褥澡雪!

“爆发性的震撼力量”到底是怎样一种体验?

那么问题来了,在习近平看来,究竟什么是“伟大的作品”?或者问,“伟大的作品”到底长啥样?

请看官逐字扫描以下这句:

“我看《悲惨世界》,读到卞福汝主教感化冉阿让那一刻,确实感到震撼。伟大的作品,就是有这样一种爆发性的震撼力量,这就是文以载道。”

如果读过《悲惨世界》,你一定记得这一幕。

主人公冉阿让是个悲惨的小人物,因为偷一块面包和多次试图越狱,被判处19年苦役。后来卞福汝主教收留了碰壁、落魄的冉阿让。冉阿让心存感激,但还是把主教唯一的奢侈品银餐具偷走了。刚走不远就被警察抓到主教面前。这时,只须主教证实,冉阿让将再次成为阶下囚。

注意了!请给个特写——

镜头对准了忘恩负义、烂泥扶不上墙的冉阿让,满脸愧疚,一身惶恐。紧接着,镜头反打给了卞福汝主教。出人意料,主教一脸的温和:“我真高兴看见您。怎么!那一对烛台,我也送给您了,您为什么没有把那对烛台和餐具一同带去呢?”主教的这句话,解除了冉阿让的倒悬之苦。临别时,主教低声说:“不要忘记,永远不要忘记您允诺过我,您用这些银子是为了成为一个诚实的人。”“冉阿让,我的兄弟,您现在已不是恶一方面的人了,您是在善的一面了。我赎的是您的灵魂,我把它从黑暗的思想和自暴自弃的精神里救出来,交还给上帝。”

在这里,我们看到的不仅是卞福汝主教善良的用心,更有他过人的智慧,他不动神色的反应,免除了冉阿让的牢狱之灾,让他洗心革面,彻底点亮了他的新生!

列位看官,在你的生命中,有没有一首歌、一句话、一首诗,让你从心底涌起一股莫名的感动,直冲大脑,甚至忍不住热泪盈眶,感到自己的生命升华了?不错,青年习近平就是被《悲惨世界》的这种体验给震撼了!他不禁感叹:伟大的作品,就是有这样一种爆发性的震撼力量,这就是文以载道。

从心理学上讲,这种终生难忘的震撼就是:高峰体验(peak expirence)。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曾这样描述高峰体验:也许是热恋,也许是音乐,也许是某些创造性的瞬间,或者就是一本书、一幅画,突然击中你,让您进入生命中最美妙的体验:幸福,狂喜。高峰体验让人感受到完全真实的自我,是人的自我实现的一部分。

重要的是,高峰体验不仅仅就是“嗨”了一下,它会让人从此以新的方式看待自己和整个世界,让人觉得生活是有价值和有意义的,并不断重复下一次“高峰体验”,在这个过程中,人就实现了潜力的最大化和人性的完满。

人在高峰体验中使自身灵魂得到净化和升华,就是习近平说的“文以载道”吧!这也是习近平心目中伟大作品的样子!

怎样讲好故事

对于最当下的电视节目、电影,习近平还是很关注的,至少拿着遥控器“换来换去”。一个火了,一堆跟风;手法陈旧,年轻人不接受……这些观众反映突出的问题总书记都注意到了,而且给出了针对性的建议,甚至直接点了题!

习近平还表扬了徐克导演的电影《智取威虎山》“有点意思,年轻人爱看,特别是把现实的青年人和当时的青年人对比,讲“我奶奶的故事”,这种联系的方法是好的”。

另外,对于文革样板戏《奇袭白虎团》《红灯记》《沙家浜》等,总书记没有一概否定,而是辩证地提出要用贴近现实的、更加戏剧性的方法拍,把元素搞得活泼一点,“都能拍得很精彩”!

不废话,直接上原文:

1、破除“羊群效应”,要多样化、提高质量

文艺创作要在多样化、有质量上下功夫。当前存在一种“羊群效应”,这边搞个征婚节目,所有的地方都在搞谈恋爱、找对象的节目。看着有几十个台,但换来换去都是大同小异,感觉有点江郎才尽了。

2、拓宽思路,不要都是凄凄惨惨的

还是要搞点有质量、有特色的东西。我们有很多历史题材可以拍,不要都是凄凄惨惨的,老是说甲午战争我们被打得一塌糊涂,冯子材镇南关大捷、戚继光抗倭,这些都可以拍一拍。要开拓思路,除了戚继光、冯子材,还有其他人物和故事。

3、好故事讲得好才有生命力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讲好故事?故事本来都是很好的,有的变成文艺作品以后,却失去了生命力。《智取威虎山》拍得还有点意思,手法变换了,年轻人爱看,特别是把现实的青年人和当时的青年人对比,讲“我奶奶的故事”,这种联系的方法是好的。实际上,我们有很多好的故事,可以演得非常鲜活,也会有票房。像《奇袭白虎团》《红灯记》《沙家浜》等,不要用“三突出”的方法拍,而是用贴近现实的、更加戏剧性的方法拍,把元素搞得活泼一点,都能拍得很精彩。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5002038号-1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