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历史 >正文

吕布为什么戏貂蝉

独木帆 2016-08-27 13:10:45 阅读:

吕布为什么戏貂蝉

貂蝉吕布的故事发生于三国时期,已被演义、改编为众多文学、影视作品。汉朝末年,奸臣当道,太师董卓专横残暴,独揽大权,久怀篡逆之心,其义子吕布骁勇非常,使董卓如虎添翼,越发肆无忌惮。一日,董卓宴请百官,席间吕布赶来,出示了朝臣司宣张温致袁术的密信。董卓大怒,命令吕布当场处决了司宣张温,文武百官人人心惊胆战,敢怒而不敢言。司徒王允为人正直,忧国忧民,他回到府中闷闷不乐,有心要除去董卓,但又无计可施。心中烦闷之际,他深夜来到了后花园,听到园中有呜咽哭泣之声。王允闻声寻去,见是府中歌姬貂蝉。貂蝉年方十八,色艺双绝,能歌善舞。她深明大义,愿舍身救国。王允一见大喜,决定收认貂蝉为义女,并定下连环计,引诱董卓、吕布父子来上钩。王允赠吕布金冠一顶。吕布心中大喜,特意登门前来致谢。王允设宴招待吕布,席间命貂蝉出堂敬酒。吕布一见貂蝉,即神魂飘荡,不能自持。王允看到此种情景,当下同意将貂蝉许配给吕布,并约定日期送吕府完婚。王允又宴请董卓,命貂蝉率众舞女献舞,貂蝉的绝代风华和翩翩舞姿,令董卓如醉如痴。董卓赞叹不已,称貂蝉为仙界人物。

历史介绍

三国时代,群雄割据,汉帝名存实亡。当时宦官弄权,天子孤立于上,家奴挟制于下。外戚何进欲除宦官,轻召外兵,命西凉董卓入朝。董卓还在路上,何进已被宦官谋杀。董卓进入洛阳后尽杀宦官,不久控制了朝政。

董卓已取得朝廷大权,遂决定废去少帝。他召集公卿会议,说皇帝在丧不哀,无人子礼,不宜为君。群臣都不敢说话,董卓命解去少帝的玺绶,一并幽禁了何太后。然后拥立年仅九岁的陈留王刘协为帝,是为汉献帝。董卓派吏携鸩酒,毒死了少帝及何太后。少帝在四月时嗣位,九月被废,在位只有五个月,死时十五岁。董卓自封为郿侯,加斧钺虎贲,出入僭天子仪仗;不久又晋位相国,入朝不趋,赞拜不名,带剑履上殿。汉献帝像一块木头任他摆布。百官见到董卓,均须伏地迎送。董卓有义子吕布,骁勇善战,二人割据于长安。王允见董卓荒淫无度, 早有杀戮之意,遂安排府中歌姬貂蝉色诱两人。

故事内容

西凉随来的军队,出入护从,董卓想加以犒赏,又没有合适的理由。于是在黎明时,率兵出城至十里外,将乡村良民,不论老少全部斩首,首级挂在车辕,说是杀贼凯旋,借此大犒三军,这样的事发生了许多次。长安附近的乡村,几被灭绝人烟。

侍御史尤龙宗见董卓时忘记解下佩剑,被董卓叱为无礼,命吕布击死。越骑校尉伍孚代为不平,在朝服内藏利刃,欲伺便行刺董卓,事不成被处以极刑。

袁绍联络天下郡守起兵关东,还有白波人郭太聚众至十余万,寇太原,破河东,气焰甚盛。当时洛阳有童谣云:“西头一个汉,东头一个汉,鹿走入长安,方可无斯难。”董卓想迁都长安,以借避兵锋。于是草草整装,让汉献帝与文武百官先走,驱洛阳人民数百万口尽徙长安。董卓严定限期,不准挨延,官民皆弃去田园庐舍,扶老携幼,仓皇就道。路上盗窃乘隙偷夺,以致饿殍载道,暴骨盈途。董卓令军士纵火,尽毁洛阳的宫庙民庐,二百里内鸡犬不留,皆成赤地。又让吕布发掘历代帝陵及公卿以下坟墓,收取墓里的珍宝。

董卓役民夫二十五万人,建筑郿坞,城郭规模如长安。又派亲吏四出,采选民间少女八百人,藏在郿坞中。金玉珍宝,锦绣绮罗,逐日运积,不可胜数。已故的度辽将军皇甫规之妻颇有才名,工草书,善诗文,又生得天然秀媚。董卓用车辎百乘,马二十匹,奴婢钱帛无数,往聘皇甫规的妻子。皇甫规妻断然拒绝,董卓再三催逼,诱以重利,迫以淫威。皇甫规妻自知不免,索性毁容易服,自去董卓门长跪陈情。董卓让左右揪住规妻发髻,系在车轭,活活鞭挞而死,并弃尸野外。

郿坞与长安相隔约二百六十里,董卓欲去郿坞,临行前百官俱至横门外饯别。饮至半酣,有北地降卒数百人前来报到,董卓令卫士把降卒为下酒物,割舌,斩去手足,凿去眼目,再用大镬烹煮,悲号声震彻都门。座中诸官僚吓得魂不附体,或至战栗失箸,独董卓谈笑自如。

董卓的暴行引起了全国官民的一致愤慨,司徒王允也是其中一位。他平时曲意取容,凡事多告知董卓才施行,董卓对他没有嫌疑。其实王允是让董卓不加提防,暗地里却在设法除去董卓。董卓时刻有吕布护卫,一般人难以接近。王允遂决定先从吕布打开缺口。

王允以珠宝馈送吕布,渐渐与吕布互相往来,结成好友。但珠宝不足以使吕布与董卓反目。王允愁思莫展,貂蝉感念王允厚遇,一直希图报答,此时见王允心事重重,于是乘左右无人时问王允为何忧虑。王允便引貂蝉至密室,谈了他欲除去董卓的意图。

吕布戏貂蝉引发故事之谜

貂蝉应声说:“愿听尊命,虽死不辞!”

王允附耳与语,貂蝉颊晕红潮,徘徊片刻,貂蝉说:“若与国家有益,贱妾亦何惜一身?但惟司徒筹划。”王允又怕她轻自泄谋,再三叮咛,于是貂蝉对天设誓,最后王允向貂蝉下拜,并认貂蝉为义女。

第二天,王允邀吕布夜宴,酒至数巡,召貂蝉侍席,吕布听见环佩声响,一阵芬芳飘到筵前。不久貂蝉姗姗而来,行同拂柳,翩若惊鸿,到了吕布座前,轻抬玉手,提壶代斟。吕布见她一双柔荑,已不觉销魂,再看那闭月羞花的容颜,早不知身在何处了。貂蝉秋波频送,吕布魂魄俱散。王允连呼数声,吕布才隐约听见,方觉似梦初醒。酒一杯接一杯,不觉已大醉。王允再令貂蝉歌舞侑觞,貂蝉展莺喉,摆柳腰,长袖生香风,吕布耳眩目迷,心神俱醉。忽然歌罢舞歇,貂蝉脸上略现红晕,至吕布座前告辞,临走前凝眸一笑,随即返身退去。

吕布目送芳踪,痴望不已,早瘫痪在座中了。好半天,他才回头问王允:“此女何人?”王允说是义女貂蝉。吕布又问及曾否嫁人,王允又答言未嫁;吕布还在叹不绝口。王允直说道:“将军如不嫌小女鄙陋,谨当使侍巾栉!”吕布一跃而起:“司徒可是真话?”王允微笑说:“美女当配英雄,天下英雄惟有将军,还恐小女不配,怎得说是虚言呢?”吕布倒身下拜说:“承司徒见赐,恩重如山,布誓当图报!”王允即与吕布约定迎亲的吉期。吕布欢喜而去。

过了两三天,王允伺吕布外出,请董卓过来赴宴,王允大排筵席,陆毕陈。董卓高坐正位,王允在一旁相陪,边饮边谈,说了许多阿谀的话,待董卓已微醉,仍令貂蝉出来侑酒。待貂蝉出来,董卓还以为姑射神人,汉宫飞燕也为之逊色,她未语先笑,董卓早心旌摇荡,连饮酒也忘了。便问王允此女来历,王允说是一个歌妓。(不说义女,大概知道自己不配做董卓的丈人)董卓赞叹说:“真是绝世无双!”王允即说:“既蒙太师见赏,便当献与太师!”董卓不禁大喜,待至酒阑席散,便携貂蝉回了董氏府第。

不久事为吕布所知,责备王允负约,王允却佯装说:“太师过来为将军接取义女,允怎敢推阻?只好使小女随行,想来太师看重将军,故有此举,将军且去问明太师,与小女结婚即可!”吕布半信半疑,返入董卓府中,探听貂蝉的下落,谁知心上人竟被董卓占住。吕布怒气填膺,又去责问王允。王允劝解说:“这大概是府中人误传,太师望重一时,怎会奸占儿媳?难道是因为吉期未到,以致此迟留,请将军再去问问。”

吕布听了王允的话,又回去探问。正巧董卓入朝不在,他步入凤仪亭,正与貂蝉相遇。貂蝉见了吕布,便泪流颐下,哽咽不止;吕布看她泪容满面,好似带雨梨花,怒气早已化为乌有,便替她拭泪。貂蝉且泣且语:“将军别污了手,妾身已为太师所占,只望可见君一面,死也甘心。今幸如妾愿,从此与君永诀!妾为王司徒义女,侍君箕帚,生平无憾,不意堕入诈谋,被人强占,此身已污,不能再事将军,罢了!罢了!”说着竟撩起衣裾向荷花池内跳。吕布忙抢前一步,抱住纤腰,曲意温存;貂蝉若迎若拒,顺势依偎在吕布怀里,吕布遂决然道:“空为一世英雄,却不能庇一女子,生又何趣?此生不娶貂蝉,布誓不为人!”

正缠绵间,突有一人快步跑进来,声如牛吼,吕布转身一看,正是董卓,他慌忙向外逃走。董卓顺手取得一支戟,挺戟直刺吕布,吕布眼疾手快,把戟格开,飞步跑了出去。董卓身肥行慢,追赶不上,用戟遥掷吕布,吕布已走远,戟在半空中落下。董卓怒责貂蝉,貂蝉说是吕布来调戏。董卓欲杀吕布,李儒急忙劝谏说:“昔梦庄王绝缨之会,不追究调戏爱姬的蒋雄,后梦庄王得其相救。今太师欲成大事,却为一貂蝉而去手臂,大事不可为矣。貂蝉,一女子耳。吕布,天下猛将也。”董卓反问:“你的妻子肯给吕布么?”李儒脸红无言。不过董卓将此事搁过,不再追究。

吕布跑到王允府中,王允佯装叹息,说了几句深浅莫测的话,挑动吕布的怒气。吕布拍案大骂董卓,冲动地嚷着要去杀董卓,转念又泄气地说:“若非情系父子,布即当前往!”王允微笑说:“太师姓董,将军姓吕,本非骨肉,掷戟时难道有父子情么?”这几句话提醒了吕布,他奋身欲行,前去杀董卓。王允急忙拦住,与他密议多时,遂定约而去。

初平三年,献帝有病,很多日不能起床。孟夏四月,献帝病已渐愈,在未央殿召见群臣。董卓也预备入朝,提前安排卫士临时护卫,令吕布随行。董卓恐吕布记念前嫌,好言抚慰,吕布也接连道歉,两下和好如初。这天夜里有十几个小孩子,在城东唱歌:“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这是个字谜,其意是“董卓十日必死”。有人传报董卓,董卓不以为意。

第二天清晨,甲士毕集,吕布也全身甲胄,手持画戟,守候在门前。骑都尉李肃入内请命,吕布与李肃打了一个照面,以目示意,李肃会意,匆匆径入。原来吕布与李肃要同谋诛董卓。

又过了一会儿,董卓内穿铁甲,外罩朝服,缓步出来,两旁的护卫兵士夹道如墙。吕布跨上赤兔马,紧紧相随。忽然前面有一个道人,手执长竿,竿上缚着一块布,布两边各写一个“口”字,嘴里不停说:“布!布!”董卓虽觉诧异,但以为陈兵夹护,自府中直至阙下,防卫周密,谅无他虞。将至北掖门前,马忽然停住,昂首长嘶,董卓至此也不禁怀疑,打算折回。吕布说:“已至阙前,势难再返,倘有意外,有儿在此,还怕什么?”说着便下马扶车,直入北掖门。卫兵多在门外站住,只有吕布驱车急进,忽见李肃突出门旁,持戟直搠董卓,董卓重甲在身,戟刺不进;李肃移刺董卓的颈项,董卓用手臂一遮,腕上受伤,仰倒在车上。他大呼吕布因何对自己痛下杀手。吕布在身后厉声说:“有诏讨贼!”董卓怒骂:“庸狗也敢如此!”话未说完,吕布一戟刺入董卓咽喉,枭取了首级。吕布从怀中取出诏书,向众宣读说董卓大逆诛夷,余皆不问。于是内外董卓吏士的骚动渐渐平息。司徒王允使吕布回抄董卓家,又令御史皇甫嵩,率兵往屠郿坞。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