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科学 >正文

无人机将载人? 广州可打飞的去深圳

独木帆 2016-01-07 09:21:29 阅读:

无人机将载人? 广州可打飞的去深圳

无人机将载人? 广州可打飞的去深圳

● 今晨来自广州的载人飞行器首秀美国

● 本报独家专访CEO解密个性化自动飞行

● 无现成监管法规落地还需时日

载人无人机还是无人机吗?来自广州的亿航团队正拓展无人机定义的外延,他们定义这款可以载人的无人机为自动驾驶低空飞行器,取名亿航184——一位乘客、八个螺旋桨、四个轴。

北京时间今日凌晨,在美国拉斯维加斯 2016年CES(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中,来自广州的亿航184将首秀。用户只要输入目的地,这款自动驾驶飞行器就会带他飞到那里。除了载人还可载货,扮演着空中“运输员”的角色。

亿航智能技术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胡华智是位狂热的航模爱好者,他说未来从广州打个飞的到深圳这种出行不是梦。不过,由于目前无现成监管法规,落地仍需时日。

从无人机Ghost到184,胡华智团队偷偷在广州大观园废弃的森林深处秘密试验1年多,直到184诞生。胡华智想让它真正成为一款能改变人类出行的交通工具,它跟汽车的使用场景相同,而目前汽车拥堵正是一大城市病,“184颠覆的是汽车不是航空。”从未接受媒体专访的胡华智向记者独家解密了研发这款无人机的历程。

文/广州日报记者李华

图/受访者提供

下午6点,马路上堵成一锅粥。航班还有1小时就起飞了,此时你坐进自动驾驶飞行器中,输入目的地:机场。瞬间飞机垂直起飞,经历数分钟的“U”形飞行路径(垂直起降,基于起始点和终点的定位完成点对点直线飞行)后,你已身处机场。这样的场景不仅仅是想象,或将很快成为现实。

让每个人都能体验到飞行的乐趣是胡华智的梦想,如今,已变成现实。

航模迷走上无人机研制之路

胡华智从小就是一个航空迷,从十几岁开始玩专业航模。他比同龄人领先一步:15岁上清华,18岁参加工作。大学他学的是计算机专业,觉得学以致用应该做IT,一直以来他都在做IT,一直做到2013年初。

胡华智几乎把赚的钱都花在航模里,玩航模近乎到疯狂的程度,他在博物馆囤了上千架飞机,能飞不能飞的差不多有两千架。“我们这些飞机航模圈的人心态不一样,恨不得每款机型、型号(飞机)都有,恨不得把所有的航模装上发动机、螺旋桨去飞,这块花费很大。2005年,我就做了一款飞控,自主控制飞机,那个时候这些东西很贵,一个要上万元。”玩够了航模,胡华智想是不是应该上天玩玩。2005年底,他开始尝试开飞机。

然而,他的两位王牌飞行员朋友在飞行事故中过世,触发了他创造一款安全飞行器的愿望。

“我航模馆的合伙人,也是我的固定翼老师、教练,他在一次飞行事故中过世了。”也就是从这时起,胡华智注意到了开飞机的风险。

那时的胡华智还没有成熟的想法,亿航还没开始做无人机,业务还是主打指挥调度系统——胡华智的老本行。

2005年,胡华智团队做的是GIS系统。在机缘巧合下,胡华智带领团队开始做指挥调度系统,亿航成为奥运会指挥调动系统的方案提供商。做完奥运会,亿航开始在业内小有名气,连续做了国庆60周年庆祝活动、世博会、亚运会(调度系统),也正是因为在亚运会上出名,亿航团队南迁来到广州。

做安全的飞机

即便亿航做了不少大项目,但还是名不见经传。他认为自己还有很多能量没有发挥出来。 “我放松最好的方式就是飞,不管是飞模型还是飞真飞机。”因为胡华智的“不务正业”,调度系统业务逐渐冷清,他的团队也相继离开。

航模、飞控、调度系统,经过十多年的摸爬滚打,这些系统的制作成本也降下来了。胡华智这时开始迷上了无人机。当时团队没了,胡华智自己做Ghost(无人机),ID设计、建模,然后开模具,他自己做电路板、做飞控、APP,所有的硬件都是他一个人搞。设计Ghost1.0的时候,胡华智近乎癫狂,他几周没下过楼,而经常上楼顶试飞,每天几点吃的饭他也不知道。

但首款设计出来的产品却不那么完美。“我想做一款最安全的飞机,而且是多轴又是历史性发明(飞机),它是天然把动力备份起来的飞机,即便引擎失去动力也还能飞,它是一个最简单、最安定、最稳定的飞机。”胡华智说。

“现在的飞机和一百年前的飞机除了在材料、性能上的区别,速度、控制方式没有任何区别,为什么一百年了没变革?”胡华智觉得是时候该变革了,在他的设想中,新一代的飞机应该按照这个方向思考和改变:马达、螺旋桨出问题了,飞机还能飞,飞机任何一个系统坏了、短路了不会影响任何其他部分。把飞行的控制变成自动化操作,飞机上任何的东西可通过系统检测是否坏了,坏了就让飞机就近降落,保证人没有任何伤亡。地勤对每个不同的机型有不同的处置方案,

“以前地勤人员都是在飞前做保障,我们现在要改变,要改变它的飞行方式。我们要让飞机随时起降,只要按了飞机按钮,告诉它要起飞,这架飞机只要能起飞,说明它自己的检验已经通过了。一旦到空中有任何的情况,哪怕有一个故障,它就应该下来,通过调度指挥中心处理,派人到现场把问题排查掉,它又可以飞。”

在大森林秘密试验了一年多

胡华智按照设计思路着手由原型机Ghost开始打造184。他找人定制了一个大马达,然后开始做原型机。“我当时想得太简单了,以为和Ghost差不多,把Ghost控好了就行了。”事实上,184原型机很大,螺旋桨很长,马达很大,惯量特别大,这么大的东西加速、减速比Ghost难多了,控制这么大的飞机很有难度。胡华智不断地优化。

“从没有人到凑了一些人创业,我们不能说一穷二白,完全烧自己的钱能烧多长时间?我没那么大的本钱。”在胡华智看来184是一件革命性的产品,早期为了不泄露184的真面目、保护商业秘密,他们选择在废弃的广州世界大观园森林深远的空地秘密地测试,这一行动持续了1年多,没有人靠近、探测到测试场所所在。附近的人还以为他们租地在那里种菜。

184原型机经过一年多的测试,可以飞得很稳定,在空中纹丝不动,飞行航线让它以多少度的倾角往前走就怎样走,胡华智大喜过望,他觉得,这款飞机有前途。“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一边做这个,一边创业,一边做大团队。”

2012年8月,胡华智捡起飞控设计展品,带着1个美工和1个处理杂务的员工,在自己家里开始开发无人机。成立短短一年的亿航却迅速打通中国制造与海外的通道,把无人机卖到了71个国家。

2014年末,亿航踏出国门首次亮相海外,在美国第二大的众筹平台Indiegogo上,亿航的Ghost无人机项目支持者高达上千人,众筹金额高达86万美元,超越以往中国产品海外众筹最高金额。从2014年4月成立至今1年多时间,亿航科技已从最初的四五个人成长为近百人的团队,估值翻了25倍,被外界称为“成长速度最快的中国硬件创业公司”。

胡华智计划2016年到世界上几十个国家去展示184,让大家乘坐、让大家体验。

对话胡华智:

从打出租车到打飞的出行不是梦

记者:未来的飞机是怎样的?

胡华智:第一,安全,未来我们要做到绝对安全。我的设计思路是有机会做到的,这样才叫真正征服了天空。我能飞上天,我不认为叫作征服天空,只能说我可以利用天空了,或者只是实现人类飞行的梦想,自由、安全的飞行才是征服天空,这是我的定义。

第二,全自动无人驾驶。现在的飞机驾驶门槛非常高,即便有人买得起飞机,也没时间学,也没办法做到完全保证安全,即便学到王牌飞行员的平(绝对保证安全)也是很难的事,我一开始就提出要杜绝人工操作的失误。184消除驾驶过程中的人为失误,在整个飞行中完全由软件系统来操控。

第三,中心化管理。从北京飞到上海一定是直线过去的,有一定的绕飞线路是另外的,是人为干预的。未来,飞机是绝对安全、自动驾驶、同步飞行。我们会对飞机进行同步式处理,让我们所有的飞机产品,在全球范围内不会相撞。飞行航线、交叉航线,由指挥调度中心系统自动去处理。

大家都会问我一句话,你们的飞机多了会不会相撞?空域非常大,不用飞高,飞到50米、100米,(视野)就会一片开阔,你把飞机开到珠江新城也会觉得一片开阔。但是若飞到某些特定区域,向某个大楼撞过去,我们的飞机系统是不允许的。

“新概念”飞机绝对安全

记者:你刚才说的绝对安全,航空里有试航的概念,想在中国和任何一个国家卖航空产品,要走试航的流程,这对你的飞机来说会不会是一个制约?

胡华智:我们和国内的试航中心有联系,正在走程序。未来一定会走这条路,和他们做这方面的事情(试航),会采用国家的标准。我们首先让我们的产品达到一定的标准,它(184)现在不符合我们所有的试航标准,它和我们现在的飞机都不一样。我们在开创先河,有一点,肯定不会乱来。技术的发展不是先从政府开始的,就像汽车,一百多年前汽车出现的时候没有公路,只有马路,没有红绿灯、没有标志标线,也是一步一步慢慢成熟起来的。

我们想做的是中短途低空飞行器,能普及必须得符合现在这三个特点:安全、自动、中心化管理。

记者:飞机在研制过程中有没有出现过什么危险?

胡华智:几乎所有的飞机在试飞过程中都会出现炸鸡(坠毁)的情况,我们的飞机在设计飞行中,也曾出现过飞机掉下来的情况。

谁都可以打个飞的去深圳

记者:无人机本身很容易受到干扰,本身的事故率比民航还要高得多,如何保证安全?

胡华智:因为多轴的出现我才会做商业化的东西,否则我只会做我自己玩的飞机,因为多轴是把飞机机械结构做到最简化,这样他才能飞得高。

如果说我们拿这样的概念去做载人机,本身在制造、设计、电气系统上,制造工艺也会更好,这块我们不用图便宜,我们图稳定。我们采用六旋翼、八旋翼,这比传统的四旋翼安全,我们用八块不同的电池,不仅可以提供超大的电流,还可以提供更多的备份,设计的概念和原来的航空不一样。

民航业的标准和我们设计的使用场景完全不同,我们的飞机是低空中短途飞行系统,我们不飞长距离,续航时间最多一个小时,一般在半个小时或是二十多分钟,我去趟深圳再返回就够了,我们颠覆的不是航空,我们从来没想过颠覆航空业,我们颠覆的是汽车,汽车才是最头疼的。汽车的使用场景和184是一样的,我们不会做民航的事,我们做不了。有人说,你明明做的是飞机,怎么说颠覆的是汽车行业,仔细一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记者:没拿到试航证飞机怎么卖?

胡华智:2016年开始接受预订,我们一步一步做,政策一步一步走。我们会从头到尾飞一遍,向监管部门证明飞机可靠,这个过程,我们有一些资料备案都已提交了。

我们在CES上发布这个产品,如果没有产品跟FAA(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说给我出政策吧,他会觉得你在开玩笑,至少要有一个产品。

从滴滴打车到滴滴打飞的

记者:怎么有自信保证不希望任何一个人在184上出现伤亡?

胡华智:我们不知道能不能做到,这是我的梦想。

记者:你刚才说构建整个生态系统,整个生态系统包括哪些方面,目前在构建这个生态系统中还欠缺什么?

胡华智:生态系统是飞机飞行服务和飞机保障有关的系统,和人有关的系统要一步一步搞。

记者:184要商业化应该具备的条件是什么?

胡华智:首先是把我们的安全做到一定程度,其次是商业化标准生产要做到位。商业化就是指这架飞机不是一个DIY的产品,它是经过精良设计,从精密制造到系统的复制性都可以达到量产的标准。

记者:有做过载人飞行的试验吗?

胡华智:有,这个资料我们会陆续提供,但载人和载货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记者:这个飞行器的成本不低,普通人买不起,这其中是不是有矛盾?

亿航商业拓展副总裁Claire:不一定要买一架飞机放在家里。比如从(北京)国贸到机场堵车可能一个小时,我需要到机场就可以购买飞行器载人服务。它的价格可能比打的贵一些,但这种体验还是很爽的,相信很多人愿意花钱购买这种服务。

胡智华:不矛盾。现在有了Uber和滴滴打车,个人不用拥有汽车,这是共享经济的概念。以后的场景可能是飞机保有量达到十几万架,也有可能共享,一按按钮空飞机就来了,想去哪儿随便,整个场景、整个城市未来的形态,都变化了。

未来的世界是什么由你想象,亿航是加速度的,我只知道科幻片里的画面是可以实现的。

相关监管规定有待完善

记者:这种飞机的价格大概多少?

胡智华:大概几十万美元吧,最终具体定价多少要根据市场反馈来确定。

记者:无人机现在面临监管难题,如果没有规则保障,184如何飞上天?

胡华智:因为亿航184自动驾驶载人飞行器开创了一个科技行业的全新领域,相关的规定和机构还有待完善。在这片未知的领域中,我们正在与全球范围内的政府机构紧密合作,以推动和规范未来的空中交通秩序。这就如同15年前,不论是在法律层面和社会层面,我们还仅仅停留在互联网含义研究的表面。真正具有颠覆性的创新总是需要打破常规,创造一种全新的思维方式。

热点推荐

图文焦点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