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历史 >正文

刘贺为什么要杀刘弗陵

独木帆 2015-12-16 14:28:39 阅读:

刘贺为什么要杀刘弗陵

情节一:刘弗陵是刘贺【自认为】的启迪老师,让刘贺最终秉持了“权力的另外一种阐释方式——有仁善、有侠义、有宽恕、有大度、有从容。”,即【仁德高于权力】。刘弗陵给【本来有狠心倾向】、【不完全相信仁德权谋之术】的刘贺洗脑灌输了“仁德”思想,但选的继承人却是“不仁德”的刘询,同时劝刘贺不要争(嘻嘻,这里很有意思)。不久后,皇帝驾崩,霍光让上官小妹下旨命刘贺从昌邑赶来长安,奔丧。

同时,

情节二:孟珏传消息到昌邑,提醒、建议刘贺“守拙示弱,登基为要,雷霆手段,击杀刘询”,告诉刘贺狠狠心杀掉刘询,而且孟珏把月生训练的手下都调到长安待命,满心诚挚欲给刘贺提供夺位助力。只是,刘贺没有听孟珏的话,到达长安后,任何夺位之举都没有,乖顺地任刘询动作鼓捣抢了先机。

以上两个情节,显而易见,刘贺支持刘弗陵的理念,反对孟珏的理念。

其实,孟珏事先料到刘贺想要却不争。他心向刘贺,若刘贺不主动派用月生的人,那孟珏便会主动暗中派用他们帮刘贺。可是刘询把云歌抓走后,用云歌的安危威胁孟珏,孟珏于是不能见刘贺,不敢主动帮刘贺,只能让手下伺机候刘贺之命。奈何,刘贺竟真的一丝争位之举也无。

于是乎—— “血染同心缕,泪洒长命花”,刘贺做了一回“蓝颜祸”,害死红衣。

刘贺被拘禁后,孟珏去找他,用酒把刘贺激醒后,刘贺跟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是【“自我进京,你连影子都未露过,现在怎么又有话了?我和你没有什么话可说。”刘贺移坐到榻旁的案上,顺手抄起一瓶酒,大灌了几口,等新帝登基日,定能位列三公九卿。”】

原来刘贺想当然地以为孟珏没主动找他仅仅是在坐等皇位交割落幕,然后无论谁登基孟珏都会位列三公九卿名利双收。刘贺认为,孟珏等到他被拘禁落魄之后才主动找他,是在马后炮、假惺惺。每次读到这里,我总在想,孟珏听到刘贺的话,心里会不会拔凉拔凉的?反正我读到那里时,是对刘贺呵呵+冷笑。刘贺呀刘贺,你要我怎么重新像云一时那么欣赏你?

一句话,云三乃至云二后期的刘贺,不相信孟珏。

其实云二中后期,刘弗陵用田千秋考察刘贺刘询时,刘贺还是很信任孟珏的。刘弗陵叮嘱刘贺刘询别告诉其他人他们设法不让田千秋再做丞相,这算是皇命,是机密。可是刘贺却轻轻松松告诉了孟珏,而刘询则没告诉,由此可见,那时的刘贺很信任孟珏。孟珏心里高兴吗?嘻嘻,反正孟珏肯定心情不差。

但是,信任二字却在几个月内坍塌。

为什么会坍塌?

原因是什么?

是皇位争夺。

皇权漩涡内,信任二字脆弱地分崩离析。刘贺把四月调开了。

那么刘贺心中对孟珏的情谊,又是如何?孟珏跟刘贺做了多年的结拜兄弟,要说心中没有感情铁定是假的,某种别样的兄弟情总会在二人斗嘴交锋中潺潺流淌, 几年来,积淀于心。

然后,刘贺心中对刘弗陵的情义,又是如何?刘贺认为刘弗陵把权力的另一面展现给了他,给他开阔了视野心界,他因此对刘弗陵由敬生谊。

刘贺对孟珏存谊,对刘弗陵也存谊,那么回到我的标题,如果刘贺听到刘弗陵生前与刘询的最后一次谈话,谈话的一部分见下:

【 刘弗陵让他起来,坐到榻前,“你答应朕几件事情。”

刘询道:“听凭皇爷爷吩咐。”

“第一,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不许你杀刘贺。”

刘询立即应道:“臣遵旨。”

“第二,不许为难上官小妹。”

皇后娘娘是皇爷爷的发妻,是臣的长辈,臣日后会向皇后行孙辈之礼,绝不敢轻慢。”

刘弗陵微愣了下,一字字说道:“她只是朕的皇后。”

……

“朕会问过她的意思后做安排,不管她走与留,你都要遂她心愿。”

“臣遵旨。”

“在你登基之前,于安能给你不少帮助,等你登基后,恐怕不愿意再看见他,对你而言,他知道的太多,用,不放心,不用,更不放心……”刘询急急想说话,刘弗陵做了个手势,让他不必多说,“放他出宫,不许你动他分毫。”

“臣遵旨。”

刘弗陵想了一瞬后,淡淡说:“也就这点事情了。你把这些东西都写下来。”

刘询提笔,将应承的事情,都在白帛上一一记下,署名、盖好印鉴后,又印了个手印上去。

刘询将书写好的东西拿给刘弗陵看,刘弗陵点了点头。

刘询将白帛卷好,放在了案上,迟疑了一下问:“云歌呢?”

刘弗陵一直的平静淡然终于被打破,眼中转过了不舍,“她只是个山野女子,以后和你们都不会再有关系。”刘询默默点了点头,“臣有一事拿不定主意,想求教皇爷爷。”

“你问吧!”

“孟珏此人,究竟可用,不可用?”

刘弗陵不答,反问:“放眼天下,你能找到更好的人去治衡霍光吗?”

刘询摇头,“没有。”

“朕一直未真正用他,就是想把他留给你。你将来只是一人,臣子却有成百上千,如何让臣子彼此牵制,是一门极深的学问,你慢慢学吧!霍光在一日,你可以放心大胆的用他,霍光若不在了……”刘弗陵淡淡说:“你比朕更知道该如何办。” 】

这段话,尤其是最后一句,如果刘贺亲耳听到了自己的“导师”刘弗陵【淡淡】地默许刘询利用完了作为他三弟的孟珏后,杀了孟珏,

他会怎样看待刘弗陵?

他会去质问、重新审视刘弗陵吗? 他会对刘弗陵心寒吗?

他会心疼孟珏吗?

他会为孟珏心酸吗?

他会通知孟珏这件事吗?

他会违背刘弗陵的意愿,转为听孟珏的建议去主动争取皇位吗?

望大家帮我解惑!

最后,我还想说,在刘贺的世界,

孟珏是刘贺多年沉积,斗嘴互侃、一点一滴地累情码谊的兄弟兼朋友;

刘弗陵是刘贺短暂几月,改变刘贺政治观的所谓良师益友;

多年情or短暂谊,

哪个才是“兄友”真谛?

哪个才最真最切?

哪个才值得你点头?

再次,请大家帮我解惑!

热点推荐

图文焦点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