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社会 >正文

北京华贸城割喉案嫌犯受审 称因被骂下杀手(图)

独木帆 2015-11-17 11:16:50 阅读:

北京华贸城割喉案嫌犯受审 称因被骂下杀手(图)

华贸城“4·16”割喉案嫌犯昨天受审

称在微信上发现前女友踪迹后来京

男子辗转寻旧情因被骂下杀手

与前女友张盼(化名)分手后,李某一直希望与其复合。起初,他给张盼打电话,对方不接。随后,他又以陌生人的身份加张盼的微信。最终,李某在张盼的微信照片中发现对方暂住在北苑华贸城附近。今年4月,李某来京寻旧情,他随身携带折叠刀和安眠药,企图用自杀来威胁张盼。李某称,他没想到,再次与张盼通话时被对方骂到痛处,而当时两人恰巧相隔不远,于是当街对张盼割喉。昨日,涉嫌故意杀人罪的李某在市三中院受审。他当庭认罪,表示对不起死者的家人。

□庭审

表态嫌犯认罪略带哭腔

昨日上午10时,现年27岁的李某被法警带入法庭,看到旁听席中有自己的亲人,李某惭愧地低下了头。随后,法官宣布开庭,站在法庭中央的李某此时抬起了头,长长地舒了口气。法庭上,除了李某的一名辩护人及公诉方外,被害人家属也聘请了代理人代替他们出庭。

据检方指控,李某与张盼(女,殁年26岁)原系恋爱关系,因故产生矛盾。2015年4月16日9时许,来京找张盼的李某致电张盼,双方发生言语冲突。其间,李某在朝阳区来广营乡某院南

侧便道上发现张盼后,立即追赶上前,并持随身携带的折叠刀割、刺张盼的颈部、项部、枕部,致其死亡。李某作案后逃离现场,后于同年5月1日被民警抓获。涉案折叠刀、黑色眼镜等物证均已起获并随案移送。

经鉴定,被害人张盼符合被锐器切割颈部,致右侧颈总动脉及颈内静脉完全离断,致失血性休克死亡。检方认为,李某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

对于检方的指控,李某不持异议。他略带哭腔地表示,自己十分后悔,觉得对不起张盼及其家人。

供述称被骂到痛处动刀

李某称,案发当天他还没有捅死张盼的念头,随身携带的刀具,是为了以自杀的方式威胁张盼,进而能够挽回这段恋情。他没有想到,当他再次与张盼通电话时,遭到对方破口大骂。

“当时她就开始骂我,说我生下来就没见过亲妈之类的。”李某庭审中表示,这话戳到了自己的痛处,于是满脑子里只想报复张盼。李某听见电话里的声音距离自己很近,而且张盼在电话里的骂声很大,他左右望了一眼,发现拿着手机的张盼就在前方,而且骂声不断。李

某挂掉了电话,快步走了过去,揪住张盼的头发,当时张盼回头望了一眼,发现是李某后十分惊讶。李某瞬时用力拉扯了一下张盼的头发,将张盼拽倒在地。

李某当庭供述,张盼被自己拽倒后,很快就坐了起来,同时开始用手抓他。当时,李某左手掏出了折叠刀扎向张盼的脖子,张盼的反抗更猛烈了,李某换了个手,右手持刀又向张盼的脖子处扎了一下。

李某称,看着张盼鲜血直流,自己收起刀便逃跑了,没有再回头。

辩护死者不该恶语相加

李某的辩护人在庭审中认为,李某的行为不构成故意杀人罪,案发当天李某虽然随身携带刀具,但他的目的并非是实施杀人行为,而是以自杀的方式对张盼进行威胁,挽回二人的关系。李某的杀人行为属于激情杀人。

此外,李某的辩护人称,整个案件中,张盼也应当承担一定责任,因为李某是被张盼的辱骂所激怒。

李某辩护人说,在李某与张盼交往的过程中,李某花费了一定的心血,并在张盼身上花费了几万元钱,但张盼说与李某分手,又去了北京,有了新的男朋友,李某来京寻找张盼,但张盼不但不规劝,反而恶语相加,激怒了李某。

检方偏执自私导致悲剧

对此,检方回应称,李某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且实施的手段残忍。而对于张盼是否有责任,检方则表示,张盼的行为不构成刑法意义上的过错,是李某自己单方面的原因,造成理解极端偏执。

最后,检方在庭审中对李某进行了训诫。检方称,本案中,李某由于求爱被拒绝而因爱生恨,在他看来,他的行为是执着于爱情,但是对于旁观者来说,恐怕更多地看到的是一种偏执和自私。因为感情应该是自由的,每个人都渴望被爱,但同时也应当勇于接受他人的拒绝,原因就在于尊重爱人的选择权。此时的李某可能已经能够冷静地看待自己的问题,但毕竟为时已晚,他将面临法律制裁和无限悔恨。希望其他与李某有着相似苦恼的人在恋爱婚姻时,能够平和冷静对待,不要让本案的悲剧重演。

最后,受害人家属当庭表示,希望法庭判处李某死刑立即执行。

□讲述

“陌陌”相识3月分手

在庭审中,李某一直表示自己深爱着张盼。李某认为,自己只有小学文化,张盼人长得漂亮,学历也比自己高,因此对于张盼他是爱不释手。

但根据李某供述及案卷材料,两人的感情关系其实并不牢靠。李某与张盼相识、交往还不到3个月的时间。

2014年10月,山东平邑县人李某在该县某建材公司打工,闲暇时喜欢上社交软件“陌陌”聊天。之后,李某在“陌陌”上结识了在当地上学的张盼,二人聊了十几天后,李某觉得很投缘,便提出与张盼交往,张盼同意后,二人开始同居。“当时她在我家住了两个月。”李某说。

2015年1月30日,张盼回吉林老家过年,但二人仍然保持着联系。春节前后,张盼因为和朋友在外喝酒,深夜12点后才回家,这让李某有些不高兴,一直追问张盼:“跟谁

出去了?”

李某的追问让张盼很不高兴。李某说,张盼告诉他朋友失恋了,陪着对方喝了点酒。李某则认为,女孩子这么晚回家很危险。二人观点不一,几句言语后在电话中吵了起来。

随后,双方挂断电话,不再联系。

微信发现前女友位置

过了几天,李某主动打电话给张盼,当时张盼提出分手,并称后悔和李某交往。此后,李某一直给张盼发信息、打电话,请求张盼的原谅,但对方很决绝。

今年3月12日左右,李某通过“陌陌”了解到张盼

到了北京,他仍祈求张盼能够原谅自己,但张盼仍然不为所动,要求李某将自己放在他家的衣物寄回张盼东北老家,并称“把衣服寄给我,咱们还有希望”。

李某说,他照做后,张盼却将他所有能与自己联系的社交账号及电话“拉黑”。仍不死心的李某重新申请了一个微信账号,以陌生人的身份加了张盼的微信。

李某通过浏览张盼微信照片发现,一张照片中显示,张盼在北京北苑某小区居住,在网上做销售。

为此,李某上网搜索了该小区的地址,在北苑的华贸城旁边,李某还测算了一下直线距离,大约514公里。当时,有一个念头从李某脑海中蹦出——去北京找张盼。

背后挨骂起报复之心

此后,李某用陌生微信账号与张盼聊天。过了一会儿,张盼竟然将她以前和李某短信聊天的内容,发到了李某申请的陌生账号上,还说,“这个男人老缠着我,我俩既没拉过手,对方也没碰过我,却爱得要死要活的。这个男人从小就没见过自己的亲娘”。

李某看到张盼在背后这么说自己,觉得心里很别扭,因此萌生了到北京吓唬吓唬张盼的想法。

今年4月14日,李某坐上了到北京的火车,15日一大早列车准时到达了北京站,随后李某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张盼暂住的小区。

李某在北苑华贸城附近下车后,开始和张盼联系。但无论他怎么发短信打电话,张盼要么不接,要么直接挂断电话。

事后走到天津才坐车

4月15日晚,李某在北京购买了一张新电话卡,以张盼工作客户的名义给对方发短信。李某在短信中称,觉得张盼漂亮想和她做朋友,相约见面。李某说,张盼不仅没有搭理,反而骂了起来。当晚,李某在北苑附近的一家网吧中过的夜。

4月16日,也就是案发当天,李某早上8点从网吧出来,继续给张盼发短信。李某说,此时张盼回了电话,二人通话后继续相互谩骂,李某感觉对方听出了自己的声音,且骂到了自己的痛处。当时,他听见了附近有张盼的声音,抬眼一看发现张盼就在不远处,于是冲了过去……

作案后,为了躲避追捕,李某曾在四元桥下与几名流浪汉一起睡了4夜。之后,李某与一名流浪汉同行,一路向南徒步,一直走到天津才乘坐长途车辗转返回老家。

京华时报记者王晓飞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