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为什么内战?叙利亚内战是怎么回事?

时间:2015-09-19 22:00 来源:独木帆 编辑:无痕 浏览:

叙利亚为什么内战?叙利亚内战是怎么回事?

叙利亚自从1962年就一直处于紧急状态法的管理之下,这项法令禁止群众集会和组织运动;当局也有权盘问任何人,并监督私人通讯和审查媒体。因此该法导致叙利亚公民大部分的宪法权利事实上的缺失。叙利亚政府以与以色列交战来为紧急状态法的实施进行辩护。

1976年开始的伊斯兰势力叛乱持续了六年,1982年2月发生在西部城市哈马的哈马大屠杀成为这些事件的一个高潮事件:哈菲兹·阿萨德将叛乱归因于是哈马的穆斯林兄弟会发动的,对哈马的逊尼派穆斯林实施了焦土政策,派出军事力量进行了镇压,导致一万多人到3.8万人被杀。

2004年东北城市卡米什利的库尔德人发动了反政府的暴乱。暴乱开始于一场混乱的足球赛,当时一些人挥舞着库尔德旗帜,后来比赛演变为一场政治冲突。此后数月,叙利亚警察与当地的库尔德人和阿拉伯部落之间爆发了激烈的对峙和冲突,造成至少30人死亡,有人宣称死亡数字是100人。

巴沙尔·阿萨德家族属于阿拉维派教徒(伊斯兰教什叶派的支派,占什叶派人口的13%)。由于穆斯林占叙利亚人口的87%,其中逊尼派占74%,什叶派占13%,所以阿拉维派仅占叙利亚总人口的6%。不过阿拉维派人士控制着该国的安全部队,叙利亚政府也一直完全依靠着阿拉维派控制的军队来打击反对政府的人:巴沙尔的弟弟马赫尔·阿萨德领导着该国精锐部队——共和国卫队和第四装甲部队,巴沙尔的姐夫阿瑟夫·沙乌卡特(巴沙尔的姐姐布舒拉·阿萨德的丈夫)是军队的副总参谋长。这使得逊尼派民众对此产生了深深的怨恨。作为该国少数种族的库尔德人也对此产生许多抱怨和抗议事件。

此外,严重的贪腐现象和失业问题,也是叙利亚民众不满政府的主要原因。[49]有关研究数据显示:2002年叙利亚15到24岁之间的年青人的失业率占全国总失业人口的77%,2005年年青人占本国人口的25.4%,年青人的失业率(25%)是成人失业率(4%)的6倍,虽然中东国家年青人的失业率普遍比较高,不过中东国家年青人的失业率平均只是成人失业率的3.3倍,全球平均数字是3.5倍。

对于叙利亚内战,中俄的提法一直是,尊重叙利亚人民的选择,要求阿萨德解决国内问题,解决不了就下台重新选。

2012年2月26日,叙利亚全民公投通过新宪法草案,新宪法实行“多党制”,却遭到了美国等西方所谓“民主”国家的指责。

2013年1月6日,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向全国发表长约一个小时的电视直播演讲,呼吁叙国内冲突各方实施停火,倡议举行全国对话大会,制定一部国民宪章,并就宪章举行全民公投。

2013年5月31日,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接受黎巴嫩“灯塔”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任何在叙利亚问题会晤之后通过的决议都应该得到叙利亚人民的评估,且这些决议应通过全民公投做出。

而世袭专治国家沙特,则是美国的长期盟友,最好的战略合作伙伴之一。

由此,可以看出所谓的西方“民主”国家口中的所谓“民主”,仅仅是获取利益的工具。

近段时间以来,叙利亚局势的有关报道充斥着网站报纸的头版头条,人们不断谈论美国是否会因化武袭击事件而空袭叙利亚政府军。这本身是一个讽刺的事情,从2011年至今,叙利亚国内暴力冲突已持续2年多时间,战事迁延不决,从最初吸引眼球的爆炸性新闻,逐渐演变成了观众的关注疲劳,爆炸和死人被视为常态。仅当美国可能军事介入时,人们才重新对叙利亚提起兴趣,但目光还是集中在美国打与不打这个问题上,很少关注叙利亚内战本身。

叙利亚内战是怎么回事?国际社会只有在这个问题上获得共识,才有可能最终制止流血。

叙利亚国内教派关系复杂

叙利亚有着十分悠久的历史,但也正是历史上的征伐与杀戮,给叙利亚留下了今天繁杂的宗教与民族构成,表现为同一民族间分属不同宗教派别、同一宗教派别又分属不同的民族。粗略地说,在2200多万叙利亚人中,60%为信奉伊斯兰教逊尼派的阿拉伯人,9.5%为同样信奉逊尼派的库尔德人,12.8%为信奉伊斯兰教阿拉维派(什叶派的一个分支)的阿拉伯人,3%为信奉什叶派的阿拉伯人,3.2%为信奉伊斯兰教德鲁兹派的阿拉伯人,另外还有9.3%的基督徒以及2.2%的其它信仰者。

在政治传统上,人数占少数的阿拉维派因控制军队,进而统治着整个国家,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家族就属于阿拉维派。德鲁兹人也有从军的传统,被视为阿拉维派的盟友。人数众多的逊尼派处于被统治地位,1982年逊尼派的穆斯林兄弟会在哈马城发动叛乱,遭到老阿萨德总统的血腥镇压,数万人丧生。叙利亚的基督徒多为城市中产阶级,他们倾向于安定的生活,政治上的诉求较少。库尔德人则是西亚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历史上的聚居地库尔德斯坦横跨土耳其、叙利亚、伊拉克、伊朗等多国,曾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一个行省;库尔德人最大的愿望是建立一个独立的库尔德人国家。

1970年,以阿齐兹·阿萨德为首的复兴党务实派发动政变上台。阿齐兹·阿萨德在1971年就任总统,并依靠军队迅速建立起一种带有家长色彩的威权统治,政府高官多是同属阿拉维派的亲信。阿萨德政权更是通过在与以色列交战时订立的紧急状态法,来对国内实施高压统治。2000年阿齐兹·阿萨德去世,其儿子当时仅34岁的巴沙尔·阿萨德通过修改宪法继任叙利亚总统。

叙利亚长期以来的贪污腐败令不少大企业沦为总统及其亲信的家族企业,引发广大中下层民众的不满。巴沙尔·阿萨德上台后尽管有所改革,但因决心不足、又不像其它一些中东国家有充足的石油"黑金"支持,叙利亚经济近年来举步维艰、失业率节节攀升,国内不满情绪蔓延。

叙利亚国内教派关系纷繁复杂。

叙利亚国内教派关系纷繁复杂。

叙利亚内战已具有教派冲突性质

"阿拉伯之春"革命爆发后,叙利亚迅速受到波及。2011年3月,在达拉市,15名少年因为在学校墙上画反政府内容的涂鸦而被逮捕,民众的抗议活动由此开始蔓延全国,并逐渐升级为暴力骚乱。5月,效忠总统巴沙尔的军队开进抗议中心城市及周边乡镇,动用坦克、火炮等重型武器开始血腥镇压,大量民众被杀。

很快,有些不满总统巴沙尔的原政府军官兵开始携带轻武器离队,成立"自由军",调转枪口与政府军作战。随着冲突的愈演愈烈,大量逊尼派官兵选择叛变,仅2012年3月几天时间里就有多名将军及上校加入自由军并进入土耳其境内。在抗议活动发生后的一年时间里,自由军人数已发展到约5万人,营级单位遍布全国各个反叛城市以及周边地区。从2011年9月叙利亚全国委员会在土耳其成立起,叙国内的暴力冲突实际上已正式升级为内战。叙利亚全国委员会宣布"我们代表全体叙利亚人民",并于2012年2月获得美国承认。

在冲突发生之初,尽管示威抗议活动以逊尼派为主体,但不少对政府不满的阿拉维派民众、以及基督徒等也加入其中。但随着形势的发展,加上自由军组织松散、内部良莠不齐,屡屡发生阿拉维派、什叶派、基督徒以及其它少数派社区受到攻击的事件,叙利亚内战开始出现教派冲突的倾向。在巴沙尔政府主导下,阿拉维派、什叶派民众也组成民兵组织与自由军进行对抗。在基地组织等外国伊斯兰极端武装分子大量进入叙利亚后,事情变得糟糕起来,这些极端武装分子不但对阿拉维派、基督教、什叶派民众进行血腥屠杀,也与世俗的自由军、以及库尔德人武装不时发生冲突。2012年12月,联合国发布报告正式指出,叙利亚国内冲突"越来越具有教派冲突性质"。

外国宗教极端组织的进入加剧了叙利亚国内的教派冲突。

外国宗教极端组织的进入加剧了叙利亚国内的教派冲突。

拉锯式战斗令1/10人口逃至邻国

在整个2012年,反政府一方的自由军、极端武装组织、库尔德人武装取得了很大进展。各派反政府武装占领首都大马士革相当部分的城区,控制了北部全国第一大城市阿勒颇,东部幼发拉底河谷地带的拉卡城、代尔祖尔,以及这些城市的广大郊区。北部伊德利卜,中部哈马、霍姆斯,南部德拉等城市相当部分城区及邻近地区,反政府一方也有相当程度的控制。而北部靠近土耳其的库尔德人聚居区虽然仍有政府军存在,但基本由库尔德人武装组织自治。

但今年3月以来,获得俄罗斯、伊朗及黎巴嫩真主党武器和人力支援的政府军开始发动反攻,重新控制了霍姆斯、哈马,打通了大马士革-霍姆斯-塔尔图斯之间的公路,让首都大马士革与西部阿拉维派聚居区的联系稳固起来。最近一段时间,政府军开始集中兵力进攻北部伊德利卜、阿勒颇,以及大马士革由叛军控制的城区。8月21日,大马士革发生的化学武器袭击事件(袭击者仍未有确切认定)正是发生在这一时期。

叙利亚中部、东南部广大地区是沙漠地带,人口集中在西部、北部以及幼发拉底河谷的狭长地带里。除北部靠近土耳其的库尔德人聚居区以及西部邻近地中海岸的阿拉维派主要聚居区外,已持续近2年的拉锯式战斗实则已波及了全国,许多城市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内战导致了叙利亚超过10万人死亡,其中约6万为平民。联合国最新报告称,逃亡邻国的叙利亚难民已超过200万,这已占到该国人口的十分之一。更糟糕的是,政府军与反政府一方的军事实力至今仍可以说是势均力敌,距离战争结束遥遥无期。

拉锯式内战已令叙多个城市变成一片废墟。

拉锯式内战已令叙多个城市变成一片废墟。

如何结束叙利亚内战?

叙利亚内战不但导致国内教派间的血腥仇杀,受此影响,黎巴嫩、伊拉克境内逊尼派与什叶派的关系也紧张起来,教派暴力事件增多。

叙利亚局势发展至今,是值得国际社会、特别是美英法阿盟等国重新审视的,巴沙尔立即下台是否真的那么重要?

没错,巴沙尔是一个独裁者,叙利亚政府犯有攻击平民的战争罪行,但自由军也已犯下同样的罪行,宗教极端武装就更不用说了。教派间的仇杀已开始,这个撒旦不会因独裁者的下台而自动消失,巴沙尔政府的马上倒台只会令阿拉维派、什叶派和德鲁兹派加速武装自保,内战变得更加无序和血腥。而实际上,一年多时间以来,更愿意进行谈判的是巴沙尔政府,而不是反对派各方。

难道叙利亚已经没有出路吗?答案是有的,只是人们过于健忘,或者说有些国家过于势利、又有一些国家过于韬光养晦,使得联合国沦为一个牵线木偶,无所作为。1992年至1995年的波黑战争,塞族、穆族和克族三个民族间也曾发生规模更大的种族屠杀,国际社会通过派遣维和部队、设立安全区、禁飞区等措施,最终迫使塞族同意停战,并实现三个民族间的隔离。而且在多年之后,须对屠杀事件负责的塞族领导人也逐个被缉拿归案,罪恶最终得到清算。

波黑战争告诉人们,更重要的是先实现停战,而不是为了惩罚罪犯,喋喋不休地进行外交争吵、浪费时间。

波黑战争的教训和经验并不远,但现在惨剧又在叙利亚上演一遍,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土耳其、卡塔尔、沙特等国应该为自己的作为、或无所作为感到羞愧。

相关推荐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5002038号-1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