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历史 >正文

嫪毐(图)

独木帆 2015-08-03 09:55:56 阅读:

嫪毐(图)

嫪毐[lào ǎi](?―前238年),战国末期秦国人。他受相邦吕不韦之托为伪宦官入宫,与秦始皇之母太后赵姬私通,因而倍受宠信,被封为长信侯,并自称是秦王的“继父”。后来因事情败露,发动叛乱失败而被秦始皇处以极刑,车裂而死。

据《史记·吕不韦列传》载,嫪毐原是一市井无赖,后得一偏方,试用奇效,至此开始了药贩生涯,为招揽生意,每日于街巷用麻布包裹其阳具,套入桐木车轮甩弄,以取得顾客信任,后被吕府一丫鬟熟知并私通,嫪毐被召为吕相府中舍人,嫪毐一日受李斯恩惠表演阳具转轮,以阳具为轴,穿入用桐木做的车轮中绕庭狂奔而不坠。李斯悄传言于吕不韦,此时吕不韦正为脱离帝太后赵姬的纠缠,随将嫪毐假阉后送与太后赵姬,太后赵姬正34岁好淫乱,遂召嫪毐入宫,日夜宠爱之。

因秦王年幼,秦国大权旁落至权臣吕不韦之手,嬴政称之为“仲父”,权倾朝野,但随着太后对嫪毐的日渐宠信和重视,吕不韦开始受到制衡,而嫪毐愈见嚣张,不光被封为长信侯,还和太后赵姬生了两个儿子,养在家中。

嫪毐封侯之后,以山阳(今山东省巨野县一带)为其住地,以河西太原郡为其封地,所得赏赐丰厚异常,雍城的一应事情决于嫪毐,宫中事无大小也均决于他,家中童仆宾客多至数千人,投奔嫪毐求官求仕的宾客舍人也有千余人,一时门庭若市,成为咸阳豪门。但嫪毐毕竟是市井小人,小人得志,难免会忘乎所以,往往得意妄言。后与权臣作乐,酒后失言,说出自己乃始皇帝假父。嬴政听到此等消息,不禁愤怒异常,当下密令调查虚实。后来得到密报,说嫪毐本不是阉人,确与太后有奸通且生子的丑事。嫪毐东窗事发后盗取太后和皇帝的御玺,调动县卒和宫卫士卒宫骑,攻击始皇帝所居蕲年宫。始皇命相国昌平君和昌文君发动咸阳士卒攻嫪毐,战于咸阳。嫪毐大败,被夷三族,嫪毐及其党羽均被车裂。甚至牵连吕不韦被秦王嬴政赐下的一杯鸩酒所毒死。

嫪毐按照史记的记载,是一个阴茎相当巨大的人,按照吕不韦列传的记载,可以用阳具转动桐木车轮;而吕不韦便将嫪毐引见给秦王赵政的母亲赵姬,使其与赵姬私通;而且吕不韦也伪造了嫪毐已被去势的证明。之后嫪毐以太监身份入侍后宫,与太后淫乐,最后终至秦太后怀孕

而据野史记载,秦太后其性欲不逊于武则天,曾令其嫪毐一同出游之时有5天时间两人呆在马车内不思饮食足不出户的享受肉体之乐;当秦太后从马车出来时容光焕发仿似返老还童,而身在一旁的嫪毐则与之相反的面容憔悴身影瘦小白发苍苍,不由得让士兵们尤为吃惊。

太后怕寡居而孕被人发觉,便假称占了一卦,宜徙宫以避时躲灾。秦太后征得嬴政同意,带假太监嫪毐移迁至雍县居住,在雍县行宫生有二子,嫪毐也自称秦王“假父”。 嫪毐终日侍从秦太后,所得的赏赐异常丰厚,雍城的一应事情决于嫪毐。侍候嫪毐的僮仆有数千人之多,投奔嫪毐求官求仕的宾客舍人也有千余。嫪毐被封为长信侯。以山阳(今河南焦作东南)为其住地,又以河西、太原郡为其封田。 始皇九年,即公元前238年,有人告发嫪毐是假太监,与太后私通,生有二子,并与太后密谋:“王即薨,以子为后。”赵政时年二十二岁,闻报大怒,即派人调查,果实,而且边及相国吕不韦。 嫪毐封为长信侯以后,又得河西太原郡为毐国。他恣意享受着宫室车马衣服苑囿,过着优裕的王侯生活,他怎么能突然失去?于是,嫪毐先发制人,趁着风和日丽的四月,赵政宿雍城蕲年宫行冠礼,窃用秦王御玺和太后玺,调县卒、官卫士卒官骑攻击蕲年宫。 赵政命相国昌平君、昌文君领咸阳士卒平息叛乱,两军战于咸阳。秦王下令:“凡有战功的均拜爵厚赏,宦官参战的也拜爵一级。”叛军数百人被杀死,嫪毐的军队大败,与死党仓皇逃亡。 秦皇令谕全国:“生擒嫪毐者赐钱百万,杀死嫪毐者赐钱五十万。”嫪毐及其死党被一网打尽,秦皇车裂嫪毐,灭其三族。嫪毐的死党卫尉竭、内史肆、佐戈竭、中大夫令齐等二十人枭首,追随嫪毐的宾客舍人罪轻者为供役宗庙的取薪者——鬼薪;罪重者四千余人夺爵迁蜀,徙役三年。太后和嫪毐的两个儿子,均被一同囊载扑杀。太后逐出咸阳,迁住城外的贡阳宫,断绝母子关系,永不再见,并明令朝臣敢有为太后事进谏者,“戮而杀之,蒺藜其背”。结果,有二十七个进谏大臣被残酷的处死,并把他们的尸首挂在宫墙示众。

热点推荐

图文焦点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