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对中国的评价态度

时间:2015-05-03 01:21 来源:独木帆 编辑:无痕 浏览:

希特勒对中国的评价态度

让整个世界震惊的希特勒在现实生活中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德军元帅凯特尔曾评价说他是个"多愁善感的冷血军人",沙漠之狐隆美尔则在给家人的信中称他为"爱讲笑话的老人",他的敌人英国首相邱吉尔则在一次聚会上称他为"20世纪最有才华的经济改革家和金融专家".

1945年苏联红军在占领柏林总理府后,在希特勒的秘密书库里发现了大量来自中国的书籍文献,从而揭开了这位枭雄献为人知的中国情结,让世人对这为褒贬不一的传奇人物有了更深的了解:

早年来自中国家庭的帮助----希特勒在自传 中描述童年在维也纳的生活时,曾经提到过,在自己贫困潦倒时受到过一家旅居奥地利的中国家庭的无私帮助,这个"张姓"(按原文的德语发音"CHEUNG"谐译,在英语中也可译为“程”)家庭曾无偿的一次提供给他500奥地利帝国先令作为他的学费和生活费用,还常常邀请他到家里吃饭留宿.当知道希特勒有很好的绘画天分时,这个善良的中国家庭还主动帮他联系了闻名的维也纳大学,希望能资助他进入大学学习."他们的帮助是无私的,是让人无法忘怀的.."希特勒曾在谈起自己往事的时候感叹道.后来希特勒掌权后合并了奥地利,但那时无论他用什么方法都再也没有找到过这家善良的恩人们.

床头的孙子兵法和资治通鉴---希特勒对中国古兵法和书籍非常喜爱.具他的随行秘书说,经常可以在这为帝国元首的床头看到德文版的中国书籍.希特勒在视察法国占领区和访问意大利时都曾随身携带孙子兵法的简译本,他还经常挑灯夜读并写了大量的阅读笔记.在任命隆美尔为陆军元帅暨北非方面军总司令时,他也曾送给这位名将一本带有自己注释的孙子兵法简译本,让这位忠心的将领感激涕零.

鄙视日本看好中国---在轴心国结盟的初期,希特勒并没有预料到日本的发展会如此迅速.当时在美茵茨的军事基地里,他曾私下对自己的秘书长阿姆施太朗说过 "和这种国家结盟简直是耻辱,他们只会在海边打鱼!"在他和一些重要将领的信笺中,他也提出了自己的二分天下设想:以巴卡思坦(当时的波兰东部和苏联的交接处)为界限,西方(欧洲,中东,北非,大西洋西岸)为德意志第三帝国领土,东方(亚洲,小亚西亚,印度,太平洋西岸)为中华民国领土.因此,尽管迫于意大利的压力与日本结盟,但纳粹德国对中国政府的态度一直都相当暧昧不明.甚至在得知南京沦陷后,德国还曾秘密支援了国军一些包括I号坦克,sdk.222在内的德制武器.

喜欢中国茶叶---1943年希特勒在波兰疗养时曾收到一个商人进献的极品中国茶叶,从此对中国茶情有独钟,虽然在公共场合为了保持"日耳曼优秀传统"而饮用咖啡,但私底下大家都知道茶叶才是元首的最爱.因此也一度引起了一股中国风的盛行.英国的特情机构MI 6也曾策划用搀入剧毒的极品中国茶叶对希特勒进行暗杀的行动,但最终被盖世太保察觉并破坏.

蒋介石与希特勒的书信来往一直到1941年,蒋在英美与日宣战使中国被迫与德国宣战后才停止。蒋的次子纬国是德军中尉,1941年才返回中国。蒋介石向德国派了大量的公费留学生。至於抗战前的大量德国军事援助那就不用说了,直到抗战开始后还不顾日本的强烈反对,小规模给中国军援,直到1941年。德国盖世太保不太找中国学生麻烦,甚至开战后亦然(看书《留德十年》)。1936年奥运会,德国出资帮助中国代表团,这些也是事实。

为什麽这样,这是因为希特勒的一些专家曾认为高贵的雅利安人的最古老先祖在中国西藏,后来各分支不断转移到欧洲。因此在得到中国的同意的情况下,派专家去西藏考察人种,但没有结果。因为汉藏同源,所以中国人的主流汉人,身上也可能有雅利安人血统。而在中亚的古代雅利安人(比如伊朗的波斯人,所以希特勒说伊朗是亚洲惟一纯正的雅利安人国家。正因为如此,所以德国与伊朗在二战中关系极为密切),他们由於丝绸之路的贸易,有很多去了中国,与中国汉人通婚。所以中国人身上或许有更多的雅利安人血统。所以希特勒说:“中国人并不能等同於靼鞑人和匈奴人,他们是特殊的人种,是有一些文明的人种。”并对中国表示友好,曾称赞蒋介石。他对中国,远好於当时要杀光有色人种的3K党盛行的美国和视有色人种非人的英国。

希特勒对中国的看法,是在不断变化的。

从1927到1942年,中德两国经历了一个从建交,军事协作、战略互补(中国用战略资源换德国的军工武器),再到断交宣战。

中国战略物资交换德国军火

大批德国军事顾问来华的同时,中德之间战略物资和军火贸易也迅猛发展起来。1934年8月,中德签订《中德易货协定》,规定中国政府以砂矿和农产品换回德国的“工业产品”,德国则向中国提供重工业企业设备。1936年5月,中德签订《德华信用借款合同》,德国将向中国提供1亿马克的商业信贷,中国可用此购买德国工业品和其他产品,之后两国之间的经济往来有了很大的发展。1934-1938年5年中,德国从中国进口的钨砂(制造枪炮等必不可少的战略原料)分别为2510吨、4784吨、5091吨、8037吨和8962吨,从中国钨砂占德国进口钨砂的比例来看,1934年占57.2%,至1937年已达70.6%。除了钨砂以外,德国还从中国进口了大量的锑、锡等重金属原料。在德国重整军备的过程中,从中国获得的战略原料起了很大作用。

中德断交、宣战后,国民政府完全停止了向德国出口钨砂等战略原料。至1943年11月,德国政府经济部长施佩尔向希特勒报告说,由于钨砂进口中断,国内储量仅够10个月的使用。德国当局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有人提议用黄金同中国交换钨砂,但以往的德国对华贸易公司早已被迫中断了同中国的业务往来。希特勒德国不得不喝下纳粹当局自己酿下的苦酒。

根据《中德易货协定》,中国方面还需向德国出口大宗农产品。这也是中方抵付进口德国军火及工业贷款的重要手段。自借款合同签署后,中国向德国提供了大批的农产品,包括蛋品644吨、芝麻6500吨、豆油850吨、棉籽油2095吨、桐油100吨、花生仁1000吨、花生油1000吨、蚕茧150吨。

南京当局还加快了从德国进口武器的步伐。1936年德国对华出口军火为640.5万马克,占德国出口军火总额的28.8%,中国成为德国军火的最大买主。根据德国外交部的一份文件,至1936年10月,德国已向中方交付价值1000万马克的军火,其中包括2300万发炮弹、6000万发反坦克炮弹、1800万发高射炮弹,以及探照灯、钢盔等;另外,已订货且将于1937年交付的军火中,有150毫米海岸防卫炮4门、88毫米海岸防卫炮4门、240门水雷、1艘布雷艇、60门野战榴弹炮,以及高射炮牵引车;1938年交付的有榴弹炮、炮艇、鱼雷快艇、高射炮等。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时,国民党当局已有一支8万多人全部德式装备的部队,在淞沪战场上曾作为主力使用。

1935年在德国顾问参与下,时任行政院秘书长的翁文灏主持制订了重工业发展的三年计划,该计划确定了中德合作进行的10大工业项目,有钨铁厂、钢铁厂、炼铜厂、炼油厂、中央机器厂(包括电机厂、工具机厂)、中央电工厂(包括电线厂、电话厂、电子管厂)等,德国方面除供应设备外,还负责工厂的设计、主要厂房的建筑和设备安装。

陶德曼调停无果,中德断交宣战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德国虽和日本结盟,但又不愿日本取代德国在华利益,也不愿日本在中日战争中受损,从而失去或削弱在远东对苏联的牵制作用,因此不希望日本扩大侵华战争。10月下旬,德国外长里宾特洛甫电告驻华大使陶德曼和驻日大使狄克逊,德国愿意调停中日战争,由此揭开了陶德曼调停的序幕。

在陶德曼调停期间,日本先后三次提出所谓的和平条件如内蒙自治、华北特殊化、上海交由国际共管等,对此,德国政府不仅没有表示任何异议,反而力劝中国接受。在南京的胜利又促使日本更进一步提出令中国无法接受的条件,如中国放弃溶共和反抗日满的政策,对日满两国的防共政策予以协助,中国向日本作必要的赔偿等。

但没等陶德曼和蒋介石的进一步商谈得出任何实质性的结果,日本方面便于1938年1月16日发表了一份官方声明,称谈判已经结束。东京方面对德国“提供的斡旋”表示感谢,并且撤销对国民政府的承认。对于日本的挑衅,18日国民政府发表声明:“中国政府于任何情形之下,必竭全力以维持中国领土主权与行政之完整,任何恢复和平方法,如不以此原则为基础,决非中国所能忍受。”同时,中日两国互相召回驻对方大使。陶德曼调停中日战争的努力实际上已告失败。

陶德曼调停期间,德国的政策已经明显倒向了日本,随着局势的发展,日本在德国全球战略中的地位也愈显重要。1938年2月20日,希特勒在国会发表演说,宣布:“德国将承认‘满洲国’,以抛弃过去不可解之幻想政策,而尊重现实。”这一演说,成为中德关系倒退的转折点。24日,中国政府照会德国外交部,表明了“对德国此种不友谊行为之不满”。德国方面则通过其外交部向中国驻德大使程天放表示:“德方对中日战事仍保持过去中立态度,希望中国政府亦继续以前对德友谊。”

然而,德国说一套,做一套。6月24日,外长里宾特洛甫下令召回驻华大使陶德曼,与此同时,德国国防部则严令禁止军火输华。7月5日,全体德国顾问离华返国。中德合作至此结束,两国关系基本破裂。

1940年9月27日,《德意日三国同盟条约》正式签订,条约“承认并尊重日本在建立大东亚新秩序中之领导地位”。次年7月,德国更进一步宣布承认汪精卫伪政权。这无疑是对中华民族及远东地区各国人民利益的粗暴干涉。南京国民政府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正式宣告与德国断绝外交关系。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9日,中国政府宣布同时对德国、日本、意大利宣战,双方处于战争状态,与德国间的“所有一切条约、协定、合同”,“一律废止”。中德关系至此完全破裂。

希特勒拉拢蒋介石合攻印度

中德绝交后,德国仍然企图拉拢中国。1942年,德国有关方面引诱中国缔结《中德军事密约》,企图将中国绑到轴心国的战车上。但得知希特勒想要中国“突攻印度,与德合作”的计划后,蒋介石警醒了。他在6月18日日记写道:“对德国路线,勿再探索为宜??不如严令拒绝之。”蒋介石这时关心的是加强反法西斯阵营的力量,争取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当年2月,蒋介石与宋美龄曾访印,力劝英国与印度化解矛盾,共同投入反法西斯战争,现在德国却要中国“背盟”,“突攻印度”,自然要被蒋介石拒绝。

关于合攻印度的会师计划,据德国陆军总参谋长哈尔德回忆,希特勒曾向他提出,分兵越过伊朗,进驻波斯湾,与日本“在印度洋会师”。日本外务大臣重光葵在《昭和的动乱》一书中也说:希特勒“认为大军南侵,从乌克兰进攻高加索,将石油控制在手,可断绝英、美从波斯湾方面对苏的援助,使德国的势力伸展到中亚细亚,再与印度方面的日军遥遥相对,取得联系”。

为实现会师计划,1942年3月23日,德国外长里宾特洛甫和日本驻德大使大岛会谈,商讨轴心国的战略,要求日本占领锡兰和马达加斯加等地,以配合德军向中东和高加索的进军。日本在偷袭珍珠港得手,取得局部海上优势后,也曾制订了一个用5个师攻打澳大利亚、夺取锡兰,与希特勒在印度洋上会师的计划。

美国总统罗斯福充分认识到了这一计划的危险性。1943年,他在开罗会议期间对他的小儿子直言不讳地说:

假如没有中国,假如中国被打垮了,你想一想有多少师团的日本兵可以因此调到其他方面来作战?他们可以马上打下欧洲,打下印度——他们可以毫不费力地把这些地方打下来,他们并且可以一直冲向中东……日本可以和德国配合起来,举行一个大规模的夹攻,在近东会师,把俄国完全隔离起来,割吞埃及,斩断通过地中海的一切交通线。

罗斯福的这段话从中国坚持抗战、拖住日军主力这个角度,认为如果中国军队被打垮,德日会师印度,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来说,其结果将是灾难性的。

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分析:蒋介石接受德国拉拢,与德合作,命令当时在缅甸与日军作战的中国远征军进攻印度,从而促成两个法西斯会师,其结果不也同样是灾难性的吗?幸亏,蒋介石没有这样做。

美国著名的政治学家汉斯·摩根索在其巨著《国家间政治》开篇说道:“像所有的政策一样,国家间的政策是为了利益而争,无论国际政策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利益总是最直接的目标。”中国的战略原料虽然对纳粹德国具有很大的吸引力,但中国在远东的战略价值当时无法同日本相比拟。国际形势迫使希特勒在中日之间做出选择,这也是中德关系由高潮到破裂的症结所在。

参考资料:

《蒋介石与希特勒:民国时期的中德关系》,马振犊,东大图书股份有限公司;《从胶澳被占到科尔访华:中德关系1861-1992》,吴景平,福建人民出版社;《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2》,杨天石,华文出版社;《三十年代中德关系初探》,张宪文,《历史档案》,1990年第2期

网友力荐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5002038号-1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